倪湛舸:玫瑰是玫瑰是玫瑰是玫瑰

倪湛舸:玫瑰是玫瑰是玫瑰是玫瑰

A rose is a rose is a rose is a rose.
You can love a name and if you love a name then saying that name any number of times only makes you love it more, more violently more persistently more tormentedly.

—Gertrude Stein

白马非马,玫瑰是玫瑰
难道只是诡辩?我们注定与身外的世界对立
为建筑藏匿之巢而滥伐词语的丛林
风雨于四十九年后停息,幸存者无力直腰
却有箭矢从亡祖处射来,遍地挺立起玫瑰
如同火柴和磷擦肩而过,又一个名字灼痛手指:
“玫瑰”。它与现实平行,却无需空气、阳光、或水
有这样的情人存在:早夭被打制成秘密容器
她最后的呼吸永远近在咫尺,我们却从不曾到达

玫瑰是玫瑰——是玫瑰
盗火是罪,命名权却随意分发
爱上你的时候,十指滴血落地生花
疼痛的水面上浮现这样的波纹:玫瑰是玫瑰
紧握穿透掌心的钉,水上行走的人终要离去,
而我披盔戴甲守卫空坟,青苔爬满肺腑
石像怎会有温度,最生动的姿势也不能记录挣扎
曾经的战役有精兵突进,旌旗共血肉一色
——对,就是玫瑰绽放的瞬间
我们为一个名字战死,仿佛遍地出壳的蜗牛

玫瑰是玫瑰——是——玫瑰是玫瑰
总是热衷同语反复,镜中的舌尖天旋地转
舔平那无底陷阱上的草皮和血迹
夏天失血过度,沉重的尘衣把空腹花瓶
当作死于难产的女人而宠爱。窗帘静止
画架上油彩龟裂,未完成的面容沉入混沌
却在夜深时被呼嚎声惊起,不知往何处去
世界尽头原来只是长宽搭建的木框
烛光从另一维度入侵,成为危险的异端

玫瑰!是玫瑰!是玫瑰!是玫瑰!
炉火正旺,孤单的铁匠听见窗外的声响
那些天流星接二连三地砸穿屋顶
积水的鞋子里一下倒出不长眼睛的鱼
我砸我打我敲我造,火里涌动着老虎绵羊和蠕虫
窗外唱歌的孩子等着带它们回家
玫瑰是玫瑰是玫瑰是玫瑰,不是锤子,更不是我
我双手托起火里绽放的世界,独自打着寒战
无数人死于那场地震,头骨被臆想中的玫瑰刺穿

1 Comment

  1. 大喜 · 2010-4-5 Reply

    诗是好诗,有点瑕疵,前三句。诗哲同源没错,可是一上来就是哲理,是大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