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谈几句《读书》杂志的漫画

闲谈几句《读书》杂志的漫画

1. 那位因犯错误而离职的前任三联书店老板汪季贤先生作风其实很“民主”,你看,就在他还担任“总编辑”的2004年第5期《读书》杂志上就刊有一篇丁聪讽刺他的漫画:《猴年惊蛰节闻雷声》。糊涂到这般地步的领导也有其可爱之处。

2. 我很喜欢丁聪先生的漫画,还曾经买过他的好几本漫画集。他也是《读书》杂志创刊至今惟一出满全勤的作者:每一期上都有他的漫画。不过人不能和自然规律斗,年龄是不饶人的。明显可以看出来,近来他老人家画画明显力不从心了:立意和构思不说,单看那笔触和线条,就已经越来越粗糙了。到最新一期(第11期)的那副庆祝“神六”上天的《里程碑》,几近“惨不忍睹”。祝愿丁聪先生健康长寿。

3. 当初赵汀阳先生在《读书》上发表哲学漫画我就感觉很奇怪,没想到他后来竟和丁聪一样,成了该刊专栏漫画家。赵先生的画我是绝对不敢恭维的。在我看来那些东西既不漫画,也不哲学。用漫画来搞哲学,就算搞得好,还能好到哪里去!?我只是纳闷赵先生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勇气把他画的那些东西公之于众呢,而且还是一篇接一篇地?难道是主编喜欢?

4 Comments

  1. calon · 2005-11-25 Reply

    好像赵汀阳还专门出了一本漫画为主的书?说实话,绘画技巧也太登不上台面了,还不如他出点子,别人来画

  2. Maple · 2005-12-9 Reply

    快餐式哲学

  3. name · 2006-10-25 Reply

    你要把那个当哲学看,那可真逗乐了。不过,画画专业的人可没小看他的“技巧”啊,有人猜他是有过专业训练的。一楼是什么高人啊,您还想要说明技巧啊!

  4. ciwei20000 · 2008-9-21 Reply

    很喜欢赵汀阳的画和给画配的文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