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象:全世界机器人,联合起来!

冯象:全世界机器人,联合起来!

Robots of the World, Unite!

资本主义在西方败坏了,这一点已是共识。中国以其强劲的所谓“修正主义”,能否拯救资本主义,做它的末世弥赛亚?

跟中美贸易战或地缘政治的竞争不同,这一次,同今世的败坏赛跑,时间不在中国一边。因为人工智能(AI)来了。

α

人工智能,又名大失业。

这是一场结局已定的比赛,绝大多数人将输给极少数人。前者要因AI而抹平出身、学历和技能的差异,一起堕于失业;后者要藉AI化数据为财产而独占:将来可以为所欲为,顶层设计一切,甚而准备大脑植入芯片,人机融合,称“超人”(Übermensch)。

α

人工智能,越是接近通用(AGI)而全面渗透社会生活、支配经济活动、影响政治决策,就越没有理由留在私人手里,服务于资本的利益。

那么,为何近来谈论计划经济的可行性的,不是经济学家或马院拿国家重大课题的教授,而是智能产业的头面人物?因为资本家从来不信教条,他们明白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诚如爱因斯坦指出。

按资本的逻辑,放着物联网大数据AI算法,谁不想计划一下经济?谁还会把市场交给“看不见的手”——而非干脆,放自己兜里?

α

我们现在一些社会和经济政策,往往脱离实际。其基本估计,还是原教旨的“市场配置资源”遭遇人口老龄化,劳动力短缺,而非面对大失业,及随之而来的全民福利“刚需”,这样一个相反的前景。理论上,则迷信技术为中性工具,可以放心交给市场(读作资本)去生效益(赚钱)。但稍加考察便会发现,AI带来的巨大风险,如大规模军事化、灾难性事故和个人信息的买卖/诈骗,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及其“主体”,“经济理性人”,根本无力应对的。

安顿失业人口,改革税制(盖茨建议向机器人征税),大幅提高社会福利,缩小贫富不均,这些任务只能由国家承担,统一计划,统一实施。这就不免要违犯几条西方经济学教义,亵渎几样“神圣”的东西。例如,今天“不断完善”中的新法治,按官方宣传,是给市场经济护航的。就是说,一切符合资本意志的利益交换均可市场化,视为合法交易,而相关法律即以私法为基础。前提是人格抽象平等而产权私有(故谓神圣),人无往不在契约之下(名曰自由)。然而,这市场神话被机器人戳穿了。现实是,智能终端/数据挖掘已经覆盖我们的生活,支配着太大的利益,经济的、文化的、政治的。故而其研发应用同日常交易,都需要第三方即政府的有效监管。毕竟,商家可以合法推脱许多社会责任,甚而钻法律的漏洞。但政府依法必须对人民负责,并接受公众问责。

于是,AI超越了私有产权和契约自由,将政府规制即公法带进私法领域,从而不可避免地遏制了市场经济。我把这一历史过程归结为市场向计划的靠拢,或私法向公法的演变。伴随AI对经济和社会生活的“入侵”,不用多久,所有私法问题都会转化为公法问题,即变成国家同企业、公众和政府以及政府各部门之间的法律关系——其根基,放在中国,便是人们常说的那个“特色”之本:党群关系。

α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Capitalism假如机器有自我意识,想了解它的主人,那么最危险的,莫过于让它学会人的自私自利。

仅此一条理由,人类为免遭机器人战争,就只好放弃市场资本主义。取而代之,以AI重启计划经济——此外别无消灭分工,实现共产主义的胜机。因为,若继续无所作为,放任资本,AI势必为一小撮数据寡头所垄断,形成“租用主义”(rentism)即生产工具和生活资料的彻底知识产权化的统治,甚至法西斯暴政。

α

未来已经来到,只是分配不均。也许,重新分配的动力在人机联合的科技革命,而非阶级斗争(尽管斗争从未停顿)。人类将通过“科学所达到的成果来接受共产主义”,列宁的这一教导,预言了私有制的未来。

α

人工智能如此有利可图,在资本主义放任竞争,弱肉强食和私人垄断的条件下,不可能阻止它的无序研发、违法使用、滥用,或变为战争机器。

放眼未来,有一点很清楚:凭借AI挖掘占有海量的网络数据,极少数人便能攫取大部分资源,控制经济命脉和文化宣传。且不说对宪制(人民民主)的威胁,一次意外事故或遭受攻击,即可引发危及全社会的灾难。故为安全计,AI的尖端技术及核心平台,是不宜让任何个人或私企拿在手里的。就像核武器生化武器,在销毁之前,除了由强大稳定的国家来维护,谁担得起如此重托?

换言之,AI发展到高级阶段,人类迫于形势,为了生存繁衍,其实仅有一个选项:公有化。

α

共产主义始于消灭分工。AI将结束绝大多数人的分工即雇佣劳动,从而再一次,把自我解放的历史任务摆在了劳动者面前。

α

那将是一种全新的文明,人机和谐而融洽。其社会关系,人与人、人与机器、机器与机器之间,要由共同的世界观价值观维系。否则,就走不出资本主义,消除不了战争和奴役。

但只要社会还侍奉着资本,保留市场化(即产权私有契约自由)的雇佣劳动,AI“按理”便会接受资产阶级思想意识。机器人若是追逐私利,以一己的自由幸福为价值目标,则不免把人当作工具或支配对象,给人类带来损害和灾难。故人类唯有抛弃私有制,自觉遵守并发扬“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共产主义道德,才有可能“教育好”机器人,与之共处、融合。

人机大同的理想社会,除了大公无私,别无立足之地。

α

所有制关系的每一次变革,都是产生了同旧的所有制关系不再相适应的新的生产力的必然结果(恩格斯《共产主义原理》)。

据此可否认为,私有制的复辟,与之明显不相适应的,是AI的崛起?未来公有制的重生,人类历史上第二次“消灭竞争,而代之以联合”,机器人造就的大失业,正是那变革的先决条件。

α

机器人本无国界,正如占有它的资本没有祖国。但是,推翻数据寡头对智能经济的垄断,建设人机大同的未来,首先一条,要有不受资本控制的国家机器。

α

全世界机器人,联合起来。

二〇一六年五月初稿,一七年九月改定
原载《文化纵横》12/2017(节选)

* 本文是作者今年三月在博古睿研究院/北大文研院 “人工智能、机器与社会”工作坊的发言大纲,感谢宋冰女士热情邀请,贝淡宁教授及与会诸君评议,并加德尔斯先生不辞劳苦英译。英文版载《华盛顿邮报》2018.5.3。

2 Comments

  1. calon · 2018-5-18 Reply

    短短一篇文章能够集合所有反私有制度的陈词滥调也是不容易啊,难以想象竟然出自冯先生。
    所有的问题都交给政府统一管理AI来解答,却假装这样的公权还能依法被被剥夺私权的民众监督问责?

    • 西风 · 2018-9-6 Reply

      不好意思 到那时监督恐怕已经不来自人类了 而是自然法则
      人类内部的无障碍沟通意味着全人类将作为一个整体直接与宇宙对话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