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山之玉 · DIGEST

梁小斌:《母语》·赵野:《汉语》

梁小斌:《母语》·赵野:《汉语》

母语——梁小斌   我用我们民族的母语写诗   母语中出现土地 森林   和最简单的火   有些字令我感动   但我读不出声   我是一个见过两块大陆   和两种文字相互碰撞的诗人   为了找水   我曾经忘却了我留在沙滩上的   那些图案   母语河流中的扬子鳄   不会拖走它岸边的孩子   如今,我重新指向那些象形文字   我还在沙滩上画出水在潺潺流动   的模样   我不用到另一块大陆去寻找点滴   还有太阳   我是活在我们民族母语中的   一个象形文字   我活着   我写诗 汉语——赵野   一   在这些矜持而没有重量的符号里   我发现了自己的来历   在这些秩序而威严的方块中   我看到了汉族的命运   节制,彬彬有礼,仿佛   雾中的楼台,霜上的人迹   是我们不致远行千里   或者死于异地的疾病   二   祖先的语言,载着一代代的歌舞华筵   值得我们青丝白发   每个词都被锤炼千年,犹如   每片树叶每天改变质地   它们在笔下,在火焰和纸上   仿佛刀锋在孩子的手中   鱼倒挂树梢,鸟儿坠入枯井   人头雨季落地,悄无声息

理查德·波斯纳的“weblog”五则

理查德·波斯纳的“weblog”五则

I am a federal court of appeals judge in Chicago. But I also teach part-time at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Law School and write books and articles, mostly of an academic character and mostly dealing with law (particularly from an economic standpoint), though my most recent book, Public Intellectuals: A Study of Decline, is not focused on law. This dual judicial-academic career keeps me very busy (my wife sometimes compares me to the frenetic White Rabbit in Alice in Wonderland), and so I knew that, … 下载全文

赵晓力:垃圾邮件之王现身中国

赵晓力:垃圾邮件之王现身中国

  打开电脑,接受邮件,哗,我那个单位信箱立刻被垃圾邮件塞满。前天是24封,昨天25份,而正常的邮件两天来不过两封。自从在网上公布过一次这个邮件地址后,这个信箱就成为垃圾广告邮件的目标。如果是一个随便申请的免费信箱,我早就放弃不用了。但这是单位的官方信箱,有时候它还起着证明身份的作用,不能随便放弃。   垃圾邮件的问题在中国到底有多严重?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CNNIC)2004年1月份发布的调查报告说,用户平均每周收到电子邮件数13.7封,其中垃圾邮件7.9封,占58%[1]。2003年美国国会在阐述反垃圾邮件法的立法理由时写到,互联网上电子邮件流量中超过一半属于垃圾邮件,而2001年这个数字不过7%。[2] 微软的 Hotmail 说,垃圾邮件占他们的邮件流量的70%,很多来自中国和日本。[3] 按照著名反垃圾邮件网站SPAMHAUSE(http://www.spamhaus.org)的统计,2004年1月份,中国在十个垃圾邮件大国的排名已上升到第二位,仅次于美国,排在南韩、巴西、台湾、加拿大、阿根廷、俄国、意大利、英国等国家和地区之前。   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的数据是通过网下抽样调查得出的,反映的是用户被动接受垃圾邮件情况,SPAMHAUSE的统计的则是发送垃圾邮件的IP地址的情况。互联网上有许多反垃圾邮件的志愿者和公私机构接受举报,从中收集整理一些垃圾邮件源的黑名单(Realtime Blackhole List)。SPAMHAUSE的黑名单SBL(Spamhaus Block List)与众不同,它特别注意跟踪那些臭名昭著的“垃圾虫”的动向,SPAMHAUSE称其为“垃圾邮件团伙”。SPAMHAUSE相信,北美和欧洲用户接受到的90%的垃圾邮件,都可以直接间接追踪到最大的200个垃圾虫头上。如果一个人因为发垃圾邮件已经被接连三个 ISP(互联网服务商)中止过服务,那么它就进入SPAMHAUSE的“已知垃圾邮件运营者名单”(ROKSO)中,这些垃圾虫控制下的IP地址,则自动进入 SPAMHAUSE 的垃圾邮件源黑名单,从这些 IP 地址发出的邮件,就会被采用 SPAMHAUSE 黑名单的邮件服务器视为垃圾邮件而加以阻挡。[4] SPAMHAUSE 说,使用它的黑名单的包括一些世界级的骨干网,欧美的一些政府和军事网络,大的免费邮件服务商,各国ISP等等,到2003年11月,大约有两亿用户的信箱处在其保护之下。[5]

爱德华·萨伊德:叶芝与非殖民化

爱德华·萨伊德:叶芝与非殖民化

黄灿然 译 爱德华·W. 萨伊德(Edward W. Said,1935一)又译为赛义德,以比较文学研究崛起于当代美国文坛,也是近年活跃于国际知识界的批评家。萨伊德以《东方主义》(1978)和《世界·文本·批评家》两书引起国内外广泛注意和争论,提出并积极介入有关东方主义、后殖民理论和第三世界理论的论述。他生于耶路撒冷,是巴勒斯坦人,主张巴勒斯坦自治,他本人是巴勒斯坦民族委员会成员,其政治评论主要集中于巴勒斯坦民族事业,包括《和平及其不满:关于中东和平进程中的巴勒斯坦论文集》(1988)。《叶芝与非殖民化》( Yeats and Decolonization)一文原刊于伊格尔顿、詹明信和萨伊德合著、谢默斯·迪恩写序的《民族主义、殖民主义与文学》(明尼苏达大学,199o),后来经过修改,收入作者的专著《文化与帝国主义》(Culture and Imperialism,Vintage,1994)。译文乃先从《民族主义、殖民主义与文学》一书译出,再根据《文化与帝国主义》一书校对。   威廉·巴特勒·叶芝现在几乎完全等同于欧洲现代主义文学全盛时期和英语现代文学的准则和言说方式。两者都把他视为一位伟大的爱尔兰现代诗人,这位诗人与他的本上传统、与他的时代的历史和政治背景,以及他作为一位在民族主义汹涌澎拜的爱尔兰用英语写作的诗人这一极端复杂的环境,是紧密相连并互相作用的。尽管叶芝在爱尔兰、在英国文化和文学以及在欧洲现代主义中具有不言而喻的并且是(恕我如此说)稳固的地位,但是他也有迷人的另一面:即一位无可争辩的伟大的民族诗人,明确地表达一个在外国势力统治下受苦的民族的经验、志向和复兴之梦。   从这个角度看,叶芝是这样一位诗人:他属于通常被认为不属于他的传统,即欧洲帝国主义统治下的殖民世界的传统,这个殖民世界在当时己进入大势所趋的反抗阶段。如果这种解释叶芝的方式使人感到不习惯的话,那么我们必须指出,他当然也属于他这一文化范畴,即他所凭藉的爱尔兰殖民地身份,这一文化范畴是众多非欧洲地区的共同特色:既有文化依赖又有文化对抗。   帝国主义全盛时期据说开始于十九世纪七十年代末期,但在讲英语的领域里,它开始的时间足足提早七百年,诚如安格斯·考尔德那本扣人心弦的著作《革命的帝国》所表明的。爱尔兰在十二世纪五十年代由教皇割让给英格兰国王亨利二世,他本人于一一七一年到爱尔兰去。从这个时候开始,对爱尔兰就一直有一种奇怪的、牢固的文化态度,认为爱尔兰这个地方的居民是一个野蛮和堕落的种族。近来的批评家和历史学家–谢默斯·迪思、尼古拉斯·卡尼、约瑟夫·李尔森和R.N.勒鲍等人——均研究和记述了这段历史,而像爱德蒙·斯潘塞和戴维·休姆这样一些重要人物,则对上述批评家和历史学家的观点的形成起到极大的作用。

奥登·《美术馆》·《伊卡鲁斯》·查良铮·余光中

奥登·《美术馆》·《伊卡鲁斯》·查良铮·余光中

“Landscape with the Fall of Icarus” by Pieter Bruegel Musee des Beaux Arts by W. H. Auden About suffering they were never wrong, The Old Masters; how well, they understood Its human position; how it takes place While someone else is eating or opening a window or just walking dully along; How, when the aged are reverently, passionately waiting For the miraculous birth, there always must be Children who did not specially want it to happen, skating On a pond at the edge of the wood: They never forgot That even the dreadful martyrdom must run its course Anyhow in…

劳伦斯·弗里德曼:法律文化的概念:一个答复

劳伦斯·弗里德曼:法律文化的概念:一个答复

沈明 译 在我们研究人类如何行为、思考与生活的时候,拥有一些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精确测度的概念或者变量是一件令人欣慰的事情。人均收入就是这样一种变量。它存在问题,但一般来说却还有效。对于跨越不同文化的比较来说,它(或多或少)也是一个有用的工具。 罗杰·科特雷尔在他颇具批评锋芒但却富有见地的文章中,相当正确地指出,“法律文化”并不是这样一个令人满意的概念。但是,显然,它也并不是惟一不能令人满意的概念。社会科学的许多理论基石——像“结构”、“制度”、“系统”之类的基础性概念——都是含糊的或者一般性的,或者是难于限定或界定的。然而这一事实并不必然使它们“不连贯”。在法律社会学的研究中,不用说“法律体系”或者“原则”(doctrine),即使考虑像“法官/审判”(judge)、“法院”这样(表面看来)简单的观念,都会存在疑难问题,而且,当面临的论题是跨国比较时,任何此类问题都会变得更加突出。 但是我们也没有理由不加区分、一概而论。某些概念——我认为“法律文化”就是其中之一——对于将一系列现象整合到一个相当一般性的范畴来说,是有益的手段。而且我们能够用这个一般性的范畴涵盖其他那些较少模糊性、一般性的范畴。部分会比整体更鲜明且富有生气。“公众舆论”(public opinion)就是这种一般性的范畴;“生活标准”也是。要想说清楚“生活标准”是什么并不容易;较为实际的办法就是做个调查,看看某个城镇中有多少房屋或者棚户具备盥洗室和自来水。然后我们能够测度这个社区的其他指标:多少人拥有收音机?他们每天摄取多少卡路里的热量?就工人的平均水平而言,挣得购买一双鞋的钱需要工作多长时间?那里有多少部电话?将所有这些指标统合起来,我们才能得到一个有意义的“生活标准”的概念。 原则上,我们对“法律文化”也可以做同样的事情,尽管我要事先承认拟订一个子项目的清单并不那样容易;但是我们可以先越过这个问题。生活标准意味着什么,已经有了一个合理的清晰度;但是,“法律文化”是什么?这个概念能为我们提供什么助益呢?我将把这个概念限定在我曾经使用过的含义上。对于短语并无版权保护,一些学者曾经以与我相当不同的方式使用过“法律文化”这一说法。一个突出的例子就是埃哈德·布兰肯伯格。[1]

4 of 4
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