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学文论 · LEGAL STUDIES

New Book: <em>The Roberts Court: The Struggle for the Constitution</em>. By Marcia Coyle

New Book: The Roberts Court: The Struggle for the Constitution. By Marcia Coyle

The Roberts Court: The Struggle for the Constitution. By Marcia Coyle. Simon & Schuster 2013. ISBN: 1451627513; 9781451627510. 购买本书@亚马逊 The Roberts Court, seven years old, sits at the center of a constitutional maelstrom. Through four landmark decisions, Marcia Coyle, one of the most prestigious experts on the Supreme Court, reveals the fault lines in the conservative-dominated Court led by Chief Justice John Roberts Jr. Seven minutes after President Obama put his signature to a landmark national health care insurance program, a lawyer in the office of Florida GOP attorney general Bill McCollum hit a computer key, sparking a legal challenge…

New Book: <em>Reflections on Judging</em>. By Richard A. Posner

New Book: Reflections on Judging. By Richard A. Posner

Reflections on Judging. By Richard A. Posner.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13. ISBN: 0674725085, 9780674725089 购买本书@亚马逊 In Reflections on Judging, Richard Posner distills the experience of his thirty-one years as a judge of the United States Court of Appeals for the Seventh Circuit. Surveying how the judiciary has changed since his 1981 appointment, he engages the issues at stake today, suggesting how lawyers should argue cases and judges decide them, how trials can be improved, and, most urgently, how to cope with the dizzying pace of technological advance that makes litigation ever more challenging to judges and lawyers. For Posner, legal…

Richard Posner: How Many Constitutions Can Liberals Have?

Richard Posner: How Many Constitutions Can Liberals Have?

Richard Posner: How Many Constitutions Can Liberals Have? (Or, A Lawyer’s Dozen) (A book review of Akhil Amar, America’s Unwritten Constitution: The Precedents and Principles We Live By) An excerpt from the beginning part: Actually, despite the book’s title, it is not two in one—it is twelve in one. There is not just one unwritten constitution, in Amar’s reckoning; there are eleven of them. There is an “implicit” constitution, a “lived” constitution, a “Warrented” constitution (the reference is to Earl Warren), a “doctrinal” constitution, a “symbolic” constitution, a “feminist” constitution, a “Georgian” constitution (the reference is to George Washington), an…

刘忠:规模与内部治理:中国法院编制变迁三十年

刘忠:规模与内部治理:中国法院编制变迁三十年

晚近以来,程序正义理论的一个基本命题认为只有经由“中立第三方”主持、双方当事人平等对抗下的三角结构,所得出的结论才是唯一可接受的结果[1]。其方法论立场系出于自然科学:古典物理学为便利研究,将运动中的物体如赛马、帆船等视为一个可以不考虑大小,无体积、形状的“质点”(mass point),从而引入几何学坐标系进行计算。近代以来,人文、社科研究受自然科学研究方式影响甚重[2]。然而,人文、社会研究中,这种方式的物理简约却可能自我斩断能对事态作出真正有力的解释的因果关系项。 将法院看作一个“质点”在程序法内跃动,忽略了法院是一个有着复杂的内部结构关系的组织,忽视了法院的构成尤其是编制规模导致的内部治理所产生的组织内行为会对组织外程序的产生决定性的影响。 本文对三十年(1978-2008)中国法院编制规模作出尽可能细致的数据变化描述,以此为逻辑起点,在“内部组织结构——外部程序行为”这一视域下,展开对以下问题的初步分析: 政治治理观念转型,将更多公共治理职能转移给法院担当,由此导致的三十年法院编制规模巨观化,使得法院内部组织出现了非预期的后果,即表象上的日趋坚硬的科层化,及由此所导致的结构上的困境,即司法行为的作出,被内部组织样态所决定,产生巨大的负外部性,原本期望的国家政治治理方式转变目标恰恰因追求目标的手段自身而被削弱。在学理上,以法院为中心的法治化新叙事,获得了正当程序理论“中立第三方”命题的理论支持。在不反思这一命题的前提下的诸种对策,被1998年以来的司法改革经验证实效果不彰。法院编制激增,不仅带来司法效率问题,也导致了新的“宪政时刻”问题。

冯象:法学的历史批判——答《北大法律评论》

冯象:法学的历史批判——答《北大法律评论》

二〇〇八年您写了《法学三十年:重新出发》,文中提到中国法学“最大的挑战,不在体制内的腐败和控制(如买卖学位、竞贿评估、大小山头争夺资源),而是全球化即全球美国化的形势下,中国法学整体上的边缘化、殖民地化……主流法学在话语层面已广泛接受美国的影响,跨入了‘美国时代’”。时隔四年,回顾一下,中国法学的建树还是不少。比如,北大法学院强世功老师试图通过“不成文宪法”的概念来重构实践中的中国宪制;章永乐老师的专著《旧邦新造》,则是取政治学和法学双重视角,探讨晚清至民国的宪政史;山东大学田雷老师最近提交“八二宪法”纪念研讨会的论文,《 “差序格局”、反定型化与未完全理论化合意——中国宪政模式的一种叙述》,也是一种重构的努力。您如何看待学术界这些新的努力? 开了新风气呢。我们在课上讲过田老师分析的教科书迷思,叫作“中国有宪法而无宪政”。那迷思的根据是,中国的体制缺了违宪审查程序,宪法争议不能诉讼,宪法文本悬在虚空里了——类似《政法笔记》引的那句老百姓大白话:“它没宪法”。但是,“没宪法”不等于“无宪政”。田老师借用费孝通先生的“差序格局”等学说来讨论中国的宪政格局,是大胆的创见。我想强老师也是这个意思,除了几部宪法,我们还应当研究“中国特色”的宪制的方方面面,包括“不成文”的或法律本本之后、之上的宪政惯例。 当代中国语境下宪法文本的一个特点,也是传统宪法学上的难处,是脱离现实政治。“八二宪法”虽有几次修订,如添加了社会主义法治、私有产权保护和尊重人权的语言,但都是宣示性质,小心翼翼地跟改革开放以来的制度实践保持着安全距离。道理很简单,那些制度实践多数经不起违宪审查,哪怕是程序性的审查。而且,“违宪”一旦引入现实政治,即有违反《宪法》的哪一部分、哪一句话的争论:到底是背离了序言所规定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指引下的人民民主专政和社会主义道路,还是具体的、争议各方可作彼此牴牾的解释的条款文字?前些年,学界跟媒体关于《物权法》草案的激烈辩论,就是一次预演。差点把“不争论”的告诫撇一边去了。 历史地看,“八二宪法”可说是清末以降所有宪法文本中,最具宪政张力即潜能的一部宪法。由于建设中的法治(我称之为“形式法治”)必须以宪法为基础而获得并展示其合法性,“八二宪法”便成了中国体制“落后”(拿形式法治的原则来衡量)的一个表征。正是这巨大的张力,使得不时修宪有了政治动力,从而避免了现行《宪法》像之前的文本那样,完全为政治抛离。

冯象:知识产权或孔雀尾巴

冯象:知识产权或孔雀尾巴

与S君谈 冯老师,读了您的文章《知识产权的终结》,我有几点困惑,能否聊聊?您扯开去谈也行。现在好像不仅仅中国,世界各地甚至欧美发达国家,盗版和“山寨”产品都大行其道。这方面的报道和评论很多,一般认为是知识产权及相关法律不健全造成的,您同意吗? 恐怕不能这么说。如果知识产权法还叫“不健全”,世上恐怕没有健全的法律了。因为各国的知识产权立法都是美国推动,拿国际条约和双边/多边协定做框架,背后则是主导全球贸易的美国法标准;至少在“主要贸易伙伴”之间,法律规范、学理解释甚而条款用语的同质化程度,已经相当高了。 所以出了问题,业内人士都怪执法,还怪一个叫“体制”的东西。 中国就是这毛病,老批自己,跟着美国的调门批,坐实了人家的指控。说实话,知识产权乃至业已宣布建成的整个法律制度,是不是建国以来最健全的时候?谁不承认,即有肯定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无法无天”之嫌,那可是严重的偏离“政治正确”,呵呵。法律如此紧密地接轨国际(读作照搬美国),却仍然担了“不健全”的恶名,而且是官方宣传口径,这里头一定有什么不便明言的难处。 这话怎么讲? “不健全”是委婉语。说白了,就是知识产权为市场经济“保驾护航”不力,照顾不了它的首要服务对象即资本的利益,走到头了。乍一听,此话有点反常识。可是谁有那个能力,且受益于,抛弃知识产权——以及支撑它的形式化的“普世价值”法权意识形态,我称之为“形式法治”——除了资本,新世纪全球化的资本市场和资本竞争?

刘忠:条条与块块关系下的法院院长产生

刘忠:条条与块块关系下的法院院长产生

摘要:条块关系是不同于西方学术典范的解释中国现象的中国叙事框架。在中国政治予境中,较之中央地方关系更重要的是条条与块块关系。在地方法院院长产生的问题上,作为块块的上级党委和本级党委与拟任职法院的上级法院之间,对人选各有不同支配关系。在武装夺权年代确立的“块块为主,条块结合”的地方治理机制,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获得新的政治考量意义。 关键词:条块关系 法院院长产生 地方治理机制 Abstract: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iao system (vertical) and kuai system (horizontal) is an unique interpretive framework of Chinese issues that is quite different from existing paradigm of western scholarship. In China’s political context, such relationship is more important than that of central-local governments. As for the generation of local people’s court’s head, different dominating powers exist over the head candidate among higher Party’s Committee , local Party’s Committee and higher people’s court. The local governing mechanism of “kuai system is prior to and correlated to tiao system” shaped during the revolutionary period has acquired a new…

刘忠: 被识别的几率:非法取证程序性制裁的构成性前提

刘忠: 被识别的几率:非法取证程序性制裁的构成性前提

两高三部《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和《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两个证据规定[1],在极高的被期待中颁布。细析条文,这两个规定是给办案人员提供了一个比较细致的办案指导守则、工作操作的引导指南,在对非法取证进行程序性制裁具有实质作用力的条款上,该规定并没有超出的制度增量,区别对待以非法方法获取的言辞证据和书证、物证的证据能力这种做法,也仍是沿袭了两高对1997年修正后的刑事诉讼法各自所作司法解释中的规定。 消除以刑讯逼供为主要表现的非法取证,从1980年刑事诉讼法实施的30年中,最高司法机关的关注从未松懈过,学界也持续投入研究,但根本的改观并未显现。除刑事政策选择、基础性的社会控制力等社会存在制约等原因外,在纯粹的侦查技术维度,外部观察者对于非法取证,甚至是刑讯逼供这样严重并且易于留下证据的行为,均难以识别、确证,是非法取证无法消解的一个最大的支撑因素。 本文以既有的制度投入在排除非法取证这一问题上何以无效,作为制裁程序性违法的构成性前提的被识别机制在中国刑事诉讼实践中的建立障碍为分析线索,表达程序性制裁规则在排除非法取证这一局部问题上的逻辑弱点,以及构建排除非法取证的强识别机制在中国刑事诉讼法制度、实践中的复杂,以期望能对程序性制裁规则的制度实效获得延展性的认识。

The End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Challenges beyond the “China Model”. By Feng Xiang

The End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Challenges beyond the “China Model”. By Feng Xiang

Copyright © 2011 by Feng Xiang 《知识产权的终结》 “The End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International Critical Thought Vol. 2, No. 1, March 2012, 99-106 知识产权的终结 The End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Challenges beyond the “China Model”* 冯 象 Abstract: A new reef the luxury cruise ship “Rule of Law” has hit, called the unenforceability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This article argues that instead of the often misnamed and misunderstood scapegoat, the “China model”, it is two global trends, the internet and outsourcing, that have led to the historical clashing and overcoming of the law. As a result, important revisions to our conception and…

苏力主编:《法律和社会科学》第八卷

苏力主编:《法律和社会科学》第八卷

《法律和社会科学》[Law and Social Sciences] 第八卷,苏力主编,法律出版社 2012年。 购买:亚马逊;当当网。 主题讨论:基层社会与司法 农田水利纠纷与乡村秩序:鄂中w村调查/焦长权 “彻底解释”农民的地权观/朱晓阳 人民法庭对绅权的转化和替代/孟庆友 基层法院办案方式的转变(1982-2008年)/朱涛 基层法院“送法下乡”的行为逻辑——以对西北某基层法院的观察为例/葛峰 评论 “地方政府都市化”策略下的户籍制度改革——以重庆户籍改革为切入点/卢 超 信息成本下的公共执法与私人参与——从“钓鱼执法”事件切入/昊义龙 网络舆情中的风险、认知与规制/胡 凌 批评:两湖平原“混混”研究 法律能否治理“混混”/王启梁/ “乡村江湖”的兴起如何可能/林辉煌 巨变年代的底层、基层与经验研究/易江波 对“混混”研究的质疑/侯猛

罗纳德·德沃金:《民主是可能的吗?:新型政治辩论的诸原则》

罗纳德·德沃金:《民主是可能的吗?:新型政治辩论的诸原则》

★ 社会思想译丛 ★ 新书讯 罗纳德·德沃金(Ronald Dworkin):《民主是可能的吗?:新型政治辩论的诸原则》(Is Democracy Possible Here?: Principles for a New Political Debate),鲁楠、王淇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ISBN: 9787301198407. @豆瓣 @小组 购买:亚马逊中国;当当网。 内容简介 美国政治可能正出现前所未有的两极化,并遭到普遍的轻视。最近几年来,来自左右两翼、红蓝两大阵营的政治家们彼此争斗, 仿佛政治是博取啦啦队欢呼的贴身竞技一样。德沃金写道,这种结果已经变成令人深感失望的政治文化,无法面对实现社会正义的长远挑战,而这些挑战是由诸如恐怖主义的新威胁等问题所带来的。改变的希望能够实现吗? 德沃金——一位著名的世界级法律和政治哲学家,论证并捍卫了个人和政治道德性的核心原则,而这些原则为所有公民所共享。他指出,这些共享的原则能够使实质性的政治论辩成为可能,能够将互相蔑视变成互相尊重,能够引领美国和其他国家实现对民主更加完整的承诺。

约翰·卓贝克(编):《规范与法律》

约翰·卓贝克(编):《规范与法律》

★ 社会思想译丛 ★ 新书讯 约翰·卓贝克(John N. Drobak)(编):《规范与法律》(Norms and the Law),杨晓楠、涂永前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ISBN: 9787301199541. @豆瓣 @小组 购买:亚马逊中国;当当网。 内容简介 本书包含了来自法律、经济学和政治学等不同领域的世界知名学者对法律和规范之间的关系提出的观点。作者们从法律、法律史、新古典经济学、博弈论、政治学、认知科学和哲学等广泛的视角,运用不同的方法对此进行了分析。这些文章探讨了规范和法律在四种语境下的关系。第一部分的文章从认知科学和行为经济学的角度分析了对法律有影响的规范。在第二部分,作者们运用三种不同类型的共有财产来分析合作的规范。第三部分的文章分析了规范对司法机构施加的限制。最后也就是第四部分探讨了正式的法律对规范的影响。

阿德里安·沃缪勒:《不确定状态下的裁判:法律解释的制度理论》

阿德里安·沃缪勒:《不确定状态下的裁判:法律解释的制度理论》

★ 社会思想译丛 ★ 新书讯 阿德里安·沃缪勒(Adrian Vermeule):《不确定状态下的裁判:法律解释的制度理论》(Judging Under Uncertainty: An Institutional Theory of Legal Interpretation),梁迎修、孟庆友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年。ISBN: 9787301196786. @豆瓣 @小组 购买:亚马逊中国;当当网。 内容简介 在美国和其他国家,法官应当如何解释制定法和宪法?先前对这些基本理论问题的研究,通常都是从抽象地考察民主或者宪政的本质、法律语言的性质或者法治的实质开始。从这些概念性前提出发,理论家们往往会得出结论: 法官应该扮演雄心勃勃的角色,尤其是在基于宪法理由推翻制定法的时候更应如此。在这本书中, 阿德里安· 沃缪勒教授抛弃了先前学者惯用的概念性视角及其主张的法官中心论,并提出了全新见解。沃缪勒教授主张,任何法律解释理论都应立足于有关法官的制度能力和裁判的系统性影响的制度性和经验性前提。基于运用一系列来自于政治科学、经济学、决策理论以及其他学科的社会科学方法所作的分析,沃缪勒教授坚持认为,归根结底,法律解释是一种在经验事实极度不确定状态下的决策活动。囿于有限的信息和能力,法官应当采用一些限制性的、不那么雄心勃勃的方法来解释制定法和宪法条款,在制定法条文模棱两同时尊重行政机关的理解,而在宪法条款不明确或者其表述的是笼统目标时服从立法机关的解释。

西格尔、斯皮斯:《正义背后的意识形态:最高法院与态度模型》(修订版)

西格尔、斯皮斯:《正义背后的意识形态:最高法院与态度模型》(修订版)

★ 社会思想译丛 ★ 新书讯 杰弗瑞·西格尔(Jeffrey A. Segal)、哈罗德·斯皮斯(Harold J. Spaeth):《正义背后的意识形态:最高法院与态度模型》(修订版)(The Supreme Court and the Attitudinal Model Revisited),刘哲玮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ISBN: 9787301163504. @豆瓣 @小组 购买本书:亚马逊中国;当当网。 内容简介 本书的作者是两位研究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及其决策方式的顶尖学者。在本书中,他们系统地描述和论证了“态度模型”,并用其来解释和预测最高法院的决策。在这一过程中,他们还批评了另外两种解释最高法院决策的模型: 法律模型和理性选择模型。本书通过美国最高法院的统计数据、法官们的私人著作以及其他资料信息,分析了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程序、调卷令流程、实质判决、大法官意见撰写的分配、大法官意见的合并等制度……在充分展现态度模型的同时,作有也对法律模型和理性选择模型提出了令人信服的批评。本书作为修订版, 充分体现了自1993年前著出版以来学术界的研究成果,同时也吸收了联邦最高法院在这一时期的判决内容和发展情况,包括“布什诉戈尔案” (Bush v. Gore) 划时代的判决。 书评

3 of 18
1234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