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研究 · NETWORK STUDIES

认知资本主义如何重新定义“财产”(上)

认知资本主义如何重新定义“财产”(上)

网络杂谈之五 © 2011 HL 一则关于逝者“数字遗产”的消息炒得沸沸扬扬,大意是腾讯拒绝向一位王女士提供她去世丈夫的QQ密码以取出保存在QQ邮箱里的个人信息,除非王女士按照严格程序提供相关证明材料。这些规定在《QQ帐号申诉服务协议》(以下简称《协议》)中的证明材料包括:

重构隐私与隐私权?

重构隐私与隐私权?

网络杂谈之四 © 2011 HL 【本文可以看成是对本专栏第1、2篇的小结,熟悉的读者尽可略过】 网络世界已经或正在改变着我们对隐私的感知和看法。首先,随着技术的发达,个人隐私可以被系统记录、搜集、加工、分析、出售,变成中性的个人信息,从而进一步成为商业资产的一部分,因为这可以和新兴经济的商业模式相契合,个人化的定制可以实现更好的消费者服务,消费者用他们自己的个人数据与隐私来换取更便利的服务,众多的个人偏好正在被不同的商家聚合起来,重新打造一个个消费者形象。试想,未来的超市手推车上将安装智能电脑,直接将你领到你最喜欢的商品面前,甚至还会善意地根据同类型消费者的偏好进行推荐,比如卓越网的推荐系统。很多人也许不会觉得商家侵犯了其隐私,的确,一台智能手推车和从前的记忆力超好的售货员本质上是一样的,有时候我们会为了方便而放弃一些基本个人信息。

网络推手与政府管理

网络推手与政府管理

网络杂谈之三 网络推手是个形象的说法,指那些组织专门的人利用互联网技术对某一话题、商品、人物等进行炒作、推销、宣传,以引起其他网民注意或动员更多的人加入传播的行为。这种行为可以为各种不同的目的服务,例如,商业公司宣传新产品,总统竞选网上拉票,包装公司捧红新艺人,公民团体维权等等。由于互联网传播速度快,范围广,受众人数多,其效果远远超过传统的纸面媒体和影视媒体。加之web 2.0使得互联网成为人们广泛使用的互动平台与媒介,这种大规模的传播行为就会产生相当的影响力。目前市场上已经有很多家网络推手公司,经营诸如为企业或个人宣传和包装的业务,而这一行业还没有成熟的职业规范,也缺乏相关法规进行约束。

胡凌:网络安全与互联网架构

胡凌:网络安全与互联网架构

网络杂谈之二 © 2011 HL 当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多地搬到互联网上去的时候,安全问题日益凸显。根据国家计算机网络应急技术处理协调中心编写的《2010年中国互联网网络安全报告》,网络安全隐患的表现形式主要包括:(1)基础网络安全,例如国家骨干网传输系统以及域名解析系统;(2)重要联网信息系统安全,包括政府部门网站、金融行业网站、工业控制系统等;(3)公共网络环境安全,例如木马、僵尸网络、手机恶意代码、软件漏洞、分布式拒绝服务等带来的风险。

从北京一卡通的隐私事件说起

从北京一卡通的隐私事件说起

网络杂谈之一 © 2011 HL 和3Q大战中360的宣传策略一样,北京公交一卡通最近也被冠以“暴露隐私”“精确追踪用户”这样的标题,引起人们的恐慌。其被指控的方式是:一卡通用户在线输入卡号,就可以查询自己的公共交通出行记录,例如公交、地铁。对此,一卡通公司发布公告回应说:“一卡通卡是非实名制的卡片,无个人信息,所以不存在个人隐私泄露问题,网站也只有卡用户的以往出行记录,请持卡用户妥善保管自己的卡片”。 人们可能担心的问题是,自己的卡号被人抄下,暴露行踪。有这样担心的人估计多属不忠的丈夫,解决方法也很简单:直接打车付现金就完了。

胡凌“网络杂谈”系列

胡凌“网络杂谈”系列

作者:胡凌 1. 从北京一卡通的隐私事件说起 2. 网络安全与互联网架构 3. 网络推手与政府管理 4. 重构隐私与隐私权? 5. 认知资本主义如何重新定义“财产”(上) 6. 认知资本主义如何重新定义“财产”(下) 7. 网络实名制:赞成与反对(上) 8. 网络实名制:赞成与反对(下) 9. 通过改变互联网架构保护知识产权? 10. 一场迟到的争论,但未必是悲剧 11. 谷歌数字图书馆的文化战争 12. 再论网络实名制 13. 政治逻辑与商业逻辑 14. 智能手机专利战带来的启示 15. 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自由、隐私与安全 16. 中国互联网立法的思路探源 17. 互联网与公共领域:财产与劳动的视角 18. 虚拟物品的财产化及其影响 19. 网络传播秩序、谣言与治理 20. 社会化媒体的暗面 21. 互联网企业垄断:现实与未来 22. 3D打印的知识产权之维 23. 数字时代隐私的终结? 24. 大数据革命的商业与法律起源 25. 什么是数据主权? 26. 互联网企业竞争的演化 27. 网络中立在中国 28. 法律如何适应高速变化的互联网行业

3 of 3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