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会

高鸿钧:醉心梦语(十一)G20峰会

高鸿钧:醉心梦语(十一)G20峰会

G20第二次峰会4月2日在伦敦如期举行。它对媒体的吸引力远远超过普通民众,正如它的象征意义远远大于实际作用。尽管如此,遇到这些国际政治和经济领域的盛事,洒家理应有话说,一如“李敖有话说”。 一、G20峰会同愚人节错开一天,这以雄辩的实施表明,它同愚人节具有本质的区别。 二、开会股市却跟着涨,散会股市跟着跌,不在于开会能否解决问题,而在于开会表明正在解决问题。政治是经济的晴雨表,就如股市是股民心情的晴雨表,老公钞票是二奶表情的晴雨表。要想股市牛而不熊,领导就要会而不散,一如英国的长期议会那样可持续发展。过年使小孩兴奋,美容使少妇兴奋,按摩使老头兴奋,开会使领导兴奋。领导一兴奋,股市一路飙升,就如斗牛士红斗篷一挥,公牛左右狂奔。 三、G20两次峰会在美国和英国举行,足见它们的地位。心病还须心药医,解铃还须系铃人。但是,惹祸容易去祸难,一如得病容易去病难,燃情容易断情难,假唱容易真唱难。 四、从G7到G8(注: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再到G20,标志着从西方中心转到大国中心,实在是重大历史进步。至于众多的小国,只能在精神上享受各国一律平等的原则。反对超级大国的总是小国或弱国,就如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的总是出口国,反对避税天堂的总是没有进入税制黑名单的国家。 五、G7、G20不同于中国春秋战国时的五霸、七强,联合国也不同于那时的周天子,正如拉登不同于荆轲,布什不同于秦王。春秋战国时的会盟,往往是东道国挟天子以令诸侯,现在的峰会无须联合国的招牌;会盟参与者多是迫于强势,小国不得不从,峰会是强势的政治嘉年华,参与者津津乐道;会盟每次都达成盟约,会后都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毁约,峰会聪明多了,只发表空洞的宣言,各国无需毁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