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滨墓园

保尔·瓦雷里:海滨墓园(葛雷译)

保尔·瓦雷里:海滨墓园(葛雷译)

海滨墓园 保尔·瓦雷里 译者:葛雷 亲爱的灵魂,别去追求 不死的生命,尽量去做可行的事情。 ——品达《庇提亚颂》第三首 这片平静的屋顶上白色的鸽群在游荡, 在松林和荒冢间瑟缩闪光。 公正的中午将大海变成一片烈火, 大海总是从这里扬起长涛短浪! 放眼眺望这神圣的宁静, 该是对你沉思后多美的报偿! 要使这缤纷的电闪收敛需要怎样纯粹的劳动, 粼粼的浪花泛起宝石的微光千重, 怎样神奇的平静正在这里酝酿, 夕阳正在那深渊的上空倚下它疲倦的面庞, 这是不朽伟业的赫赫巨著, 时光正闪烁,梦思正圆通。 海呵,你是稳定的宝库,素朴的米奈芙神殿 静浪如山,有节制的威严, 高傲的水呵,你水皮下藏着多少慧眼, 火纱下隐伏着多少昏倦, 我的沉默呵,你是灵魂中的大厦, 而那辉煌的金色正镀满你顶上千万块瓦片! 仅一声长叹即能概括这时光的神殿, 我登上顶端并习惯于如此俯瞰, 整个大海都逃不过我这水手的眼睛, 那安详静穆的波光向长天 掷出这神圣高傲的一瞥, 仿佛是我向上帝奉上的崇高贡献。 正如果实消融而化成美味, 正如它由有形的果而化成无形的快慰, 我用毁掉它形体的嘴, 在这里吮吸我未来的灵灰, 长天正向着我枯竭的灵魂歌唱, 歌唱那宁静的海滨漾起了一片喧豗。 美的天,真的天呵,注视变化无常的我吧! 我曾多么傲岸,我曾多么狂诞, 但那时我多么精力充沛, 而今我徒倚这片寂寥长天, 我的孤影掠过死者的屋脊, 脚步儿踉跄,孤影儿零乱。 灵魂被骄阳的火把照彻, 我昂然将你迎视,带着无情利箭的光呵, ——正义凛凛的可敬勇士! 我不折不扣地把你送还原来的位子: 你看一看自己吧!……但归还并非徒劳, 我已窥见黑暗的一半奥妙。 啊,为了我自己,属于我自己,就在我心里, 在心灵一旁,诗泉之畔, 在空白和纯粹的创造之间, 我倾听我内心伟大的回声, 苦涩、阴郁、清脆的水池, 未来的空壳永远在灵魂中震响! 海湾呵,你知道吗?你像群叶间虚假的囚徒, 正用利齿将囚你的瘦栅啃啮, 我闭上眼秘密依然眩目, 什么样的躯体把我拖来看这懒洋洋的收场, 又是什么样的头脑把躯体诱到这丧葬的地方? 一道闪光正在这额头遐思着我的退场。 这片充满无形烈火的圣洁含蓄的大地 是献给光明的赠礼, 我喜欢这里,它由高擎火把的翠柏荫庇, 树影幢幢,金光闪闪,片石林立, 有多少颤抖的纹石,就有多少阴魂埋地, 忠实的大海困睡着将我这坟丛斜倚! 我壮丽的犬呵,快把那偶像崇拜者赶走! 让我在孤独中带着牧人的微笑, 仔细地将这神秘的羊群 ——闪着白光的宁静墓丘欣赏观瞧, 快把那拘谨的群鸽赶走, 快将那徒然的梦思与好奇的天使驱跑! 来此的生者也终会有那懒洋洋的终结。 鸣蝉用嘶哑的声音刮擦大地的干涸, 一切都化为灰烬化入大气, 不知变成了怎样精严的东西…… 既然存留都属一梦,那么生自然无比广阔, 酸辛即是甘甜,达观常有欢乐。 死者已安然睡入这大地, 大地将他们温暖,烤干他们的秘密, 正午,凝滞不动的正午呵, 正对自身沉思,这也正是你的脾气, 你是全能的头脑,完美的冠冕, 我是你里面一种秘密的变幻。 你把你的恐惧只交给了我一人! 我的悔恨,我的怀疑,我的拘谨, 是你巨大宝石上的瑕疵…… 而在那沉沉墓石下的茫茫夜里, 那死去的幽魂就睡在你的树根, 并渐渐地接受了你的成命。 死者已化为冥冥的虚无, 森森白骨溶进了红色的粘土, 生命的才具变成了墓地的鲜花, 当年他们的谈笑风生安在? 又哪里去了,他们个人的风采和荦落的秉性? 当年那多情的眼里而今只有蛆虫的蠕动。 那些少女尖声细气的呼喊, 明眸皓齿,秋波的浮艳, 那撩人欲火的艳冶酥胸, 朱唇的热吻桃腮泛起的红晕,…

保尔·瓦雷里:海滨墓园(卞之琳译)

保尔·瓦雷里:海滨墓园(卞之琳译)

海滨墓园 保尔·瓦雷里 译者:卞之琳 我的灵魂啊!别期望生命不朽, 但求汲尽可能的领域。 ——品达《凯旋颂》III 这片平静的房顶上有白鸽荡漾, 它透过松林和坟丛,悸动而闪亮。 公正的“中午”在那里用火焰织成 大海,大海啊永远在重新开始! 多好的酬劳啊,经过了一番深思, 终得以放眼远眺神明的宁静! 微沫形成的钻石多到无数, 消耗着精细的闪电多深的工夫, 多深的安静俨然在交融创造! 太阳休息在万丈深渊的上空, 为一种永恒事业的纯粹劳动, “时光”在闪烁,“梦想”就是悟道。 稳定的宝库,单纯的米奈芙神殿, 安静像山积,矜持为目所能见, 目空一切的海水啊,穿水的“眼睛” 守望着多沉的安眠在火幕底下, 我的沉默啊!……灵魂深处的大厦, 却只见万瓦镶成的金顶,房顶! “时间”的神殿,总括为一声长叹, 我攀登,我适应这个纯粹的顶点, 环顾大海,不出我视野的边际; 作为我对神祇的最高的献供, 茫茫里宁穆的闪光,直向高空, 播送出一瞥凌驾乾坤的藐视。 正像果实融化而成了快慰, 正像它把消失换成了甘美 就凭它在一张嘴里的形体消亡, 我在此吸吮着我的未来的烟云, 而春天对我枯了形容的灵魂 歌唱着有形的涯岸变成了繁响。 美的天,真的天,看我多么会变! 经过了多大的倨傲,经过了多少年 离奇的闲散,尽管是精力充沛, 我竟然委身于这片光华的寥阔; 死者的住处上我的幽灵掠过, 驱使我随它的轻步,而踯躅,徘徊。 整个的灵魂暴露给夏至的火把, 我敢正视你,惊人的一片光华 放出的公正,不怕你无情的利箭! 我把你干干净净归还到原位, 你来自鉴吧!……而这样送还光辉 也就将玄秘招回了幽深的一半。 啊,为了我自己,为我所独有, 靠近我的心,靠近诗情的源头, 介乎空无所有和纯粹的行动, 我等待回声,来自内在的宏丽, (苦涩,阴沉而又嘹亮的水池) 震响灵魂里永远是在来的空洞。 知道吗,你这个为枝叶虚掩的海湾, 实际上吞噬着这些细瘦的铁栅, 任我闭眼也感到奥秘刺目, 是什么躯体拉我看懒散的收场, 是什么头脑引我访埋骨的地方? 一星光在那里想我不在的亲故。 充满了无形的火焰,紧闭,圣洁, 这是献给光明的一片土地, 高架起一柱柱火炬,我喜欢这地点, 这里是金石交织,树影幢幢, 多少块大理石颤抖在多少个阴魂上; 忠实的大海倚我的坟丛而安眠。 出色的忠犬,把偶像崇拜者赶跑! 让我,孤独者,带着牧羊人笑貌, 悠然在这里放牧神秘的绵羊—— 我这些宁静的坟墓,白碑如林, 赶开那些小心翼翼的鸽群, 那些好奇的天使、空浮的梦想! 人来了,未来却是充满了懒意, 干脆的蝉声擦刮着干燥的土地; 一切都烧了,毁了,化为灰烬, 转化为什么样一种纯粹的精华…… 为烟消云散所陶醉,生命无涯, 苦味变成了甜味,神志清明。 死者埋藏在坟茔里安然休息, 受土地重温,烤干了身上的神秘。 高处的“正午”,纹丝不动的“正午”, 由内而自我凝神,自我璀璨…… 完善的头脑,十全十美的宝冠, 我是你里边秘密变化的因素。 你只有我一个担当你的恐惧! 我的后悔和拘束,我的疑虑, 就是你宏伟的宝石发生的裂缝!…… 但是啊,大理石底下夜色深沉, 却有朦胧的人群,靠近树根, 早已慢慢的接受了你的丰功。 他们已经溶化成虚空的一堆, 红红的泥土吸收了白白的同类, 生命的才华转进了花卉去舒放! 死者当年的习语、个人的风采、 各具一格的心窍,而今何在? 蛆虫织丝在原来涌泪的眼眶。 那些女子被撩拨而逗起的尖叫, 那些明眸皓齿,那些湿漉漉的睫毛, 喜欢玩火的那种迷人的酥胸, 相迎的嘴唇激起的满脸红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