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同祖

著名历史学家瞿同祖先生逝世

著名历史学家瞿同祖先生逝世

数日前,本站才贴出先生的访谈《为学贵在勤奋与一丝不苟》,不想他这么快就走了。沉痛哀悼! 以下是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的讣告: 沉痛哀悼瞿同祖先生 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著名的历史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博士生导师瞿同祖先生因病于2008年10月3日在北京协和医院逝世,享年98岁。根据瞿同祖先生遗愿,丧事从简,不举行告别仪式,遗体供医学解剖后火化。 瞿同祖先生,字天贶,后改天况,1910年7月12日生于湖南长沙。瞿先生出身世家,幼承庭训,奠国学之始基,少年时代先后就读北京育英中学、汇文中学,1930年以优异成绩被保送到燕京大学,主修社会学。1934年,瞿同祖先生获燕京大学文学士学位后,即入燕京大学研究院,在吴文藻与杨开道的指引下,从事中国社会史研究,1936年获硕士学位。其学位论文《中国封建社会》1937年由商务印书馆出版,旋即成为中国社会史研究领域的重要参考书,并被译成日文在东京出版。瞿同祖先生以社会学的观点和方法研究古代中国社会,引起国内学界的瞩目。 抗日战争爆发后,瞿同祖先生不甘做亡国奴,只身南下,1938年在重庆任国民政府贸易委员会调查处处员,1939年任云南大学社会、政经、法律三系讲师,后升任副教授、教授,开设“中国经济史”、“中国社会史”及“中国法制史”三门课程,1944年兼任西南联合大学讲师。在此期间,瞿同祖先生撰写了《中国法律与中国社会》一书,从法律和社会的角度研究中国历史。这一专著探赜发微,独辟蹊径,既是法制史,也是社会史,成为学术界的开新之作。他认为,中国古代法律的基本精神及其主要特征表现在家族主义和阶级概念上,二者是儒家意识形态的核心和中国社会的基础,是中国古代法律所着重维护的社会制度和社会秩序,在法律上占有极为突出的地位。该书1947年由商务印书馆出版中文版,1961年以《传统中国的法律与社会》书名在巴黎和海牙出版英文版,得到国际学术界的广泛好评,成为研究中国法律和中国社会的必读参考书,被认为是关于中国法律研究最好的西文著作。该书中、英文版均多次再版,是中国法律史研究的经典之作。 1945年春,瞿同祖先生应邀赴美国,任哥伦比亚大学中国历史研究室研究员,从事汉史研究。在此期间,他完成《汉代社会结构》初稿,对汉代的家族、婚姻、妇女地位、社会阶级、豪族等专题进行研究,该书后由华盛顿大学出版社出版。1955年,费正清教授在哈佛大学成立东亚研究中心,他被聘为研究员,继续中国史研究,并与人合开“中国法律”课。在此期间,他完成《清代地方政府》一书,并于1962年由哈佛大学出版社出版。在这本书中,瞿同祖先生采用政治社会学的方法,既描述、分析和诠释中国清代州、县级地方政府的结构与运作,也探索了绅士在地方行政上的作用,这一研究大大推进了对传统中国政府和行政的研究,成为其学术历程中又一重要创新之作。该书英文本多次再版,其观点为不少专家所引用、接受,在西方汉学界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1962年,他应邀前往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亚洲系任教,开设“中国通史”课,并讲授古汉语。 瞿同祖先生在国外任职期间,始终关心着新中国的建设和发展。为了参加祖国的建设事业,他于1965年辞去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教职,经欧洲回国。不久举国罹受“文革”灾难,但瞿同祖先生始终保持对祖国前途的坚定信念。1971年,他被安排在湖南省文史馆工作。1978年,调任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任二级研究员;1985年起享受终身在职的专家待遇;2006年当选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在此期间,除编译出版《艾登回忆录》、《史迪威资料》外,瞿同祖先生还代表中国出席了一系列国际学术会议,如1980年8月作为中国历史学家代表团团员出席在罗马尼亚举行的第15届国际历史科学会议,同年9月出席在瑞士举行的第27届欧洲汉学会议,1983年在香港大学讲学,1985年应美中学术委员会高级学者交流计划的邀请访美,在美国多所著名学府讲学。在这些讲学与学术交流活动中,他进一步阐述了法律在中国社会中的作用、儒家思想与中国法律发展的关系,以及法律儒家化等重要学术见解,为国际学术界所广泛关注。 瞿同祖先生是一位国际知名学者,他在法律、社会、政制史方面的卓越成就和勤奋笃学、一丝不苟、立意创新的治学精神,惠及了无数学人。 瞿同祖先生是一位坚定而忠实的爱国者,他放弃了国外优越的教职、投身祖国建设;他拥护和支持国家的改革开放事业,坚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成功。 瞿同祖先生生性谦和平易,年高德劭,自到近代史研究所工作后,始终关心研究所的建设和后辈学人的成长,近代史研究所同仁感怀在心。斯人已去,其精神、其品德、其著述足可垂范后世,传之久远。 瞿同祖先生安息! 瞿同祖同志治丧小组 2008年10月6日

为学贵在勤奋与一丝不苟——瞿同祖先生访谈录

为学贵在勤奋与一丝不苟——瞿同祖先生访谈录

2007年3月下旬一个雨后初晴的上午,我第一次见到了现已98岁高龄的瞿老。我就瞿老的成长经历,工作与研究的历程,学术成就、治学经验与体会进行了数次访谈。瞿老思维清晰,记忆力惊人,而平易谦和的长者风范,更令晚辈的我折服。访谈稿在此基础上写成并经瞿老审阅。 一、家世与求学 赵利栋(以下简称赵):瞿老,您是清末军机大臣瞿鸿禨的嫡孙,能否简单介绍一下您的家世和童年的情况? 瞿同祖先生(以下简称瞿):我是1910年7月12日(宣统二年,庚戌六月初六日)出生于湖南长沙。祖父文慎公(瞿鸿禨)生于1850年,岁在庚戌。我出生于庚戌年,故名同祖。出生之日,适为天贶节,故字天贶,后改天况。辛亥革命后,祖父挈全家迁居上海。我的童年是在上海度过的,在沪入小学。我是由祖父开蒙的,他每天教我《论语》,我是由《论语》开蒙的。父亲希马公(瞿宣治)先后在驻瑞士及荷兰公使馆任职,1923年于回国探亲途中病故于马赛。1924年叔父瞿兑之(瞿宣颖)迎养祖母来北京居住,挈我同行。我先后就读于育英中学、汇文中学。1928年母亲在沪病逝,因奔丧而辍学一年,故我晚一年毕业。 1930年毕业时,我以优异成绩被保送到燕京大学。[1] 我叔父文学修养很好,他给我讲汉赋,别的都是我自己自学的。中学教的国文不够用,放学回来后每天晚上点书经,看正文,看注释,作为自学的课,这对我后来的古文功底有很大的帮助。 赵:《尚书》是一本很难读的书,当时为什么不找一本稍为容易一点的书来自学呢? 瞿:为什么要选《尚书》,那是因为知道它难,自己想学,就从《尚书》入手,就是想从难的入手。 赵:瞿老,当年燕京大学培养出来的学生大多在学术上极有成就,就拿1930年与您同入燕京大学社会学系的同学来说,费孝通、林耀华等都是对社会学研究作出杰出贡献的学者,您也写出了能够传世的经典著作,我很想知道您当时在燕京大学的学习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