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伦民:醉心梦语(四十三)“白宫书记”审判难

海伦民:醉心梦语(四十三)“白宫书记”审判难

安徽阜阳名闻天下,得益于“大头娃娃”和“白宫书记”。“大头娃娃”早已被人们遗忘,而“白宫书记”由于前不久接受审判,再度引起了关注。

一.中国人骨子里都有帝王梦,本土皇帝做不成,就设法过过西洋总统瘾。袁世凯他老人家先是就位总统,但觉得这玩意虽然新鲜,毕竟如西洋菜,派头多,味道少,于是就把皇帝梦变成了现实,因为皇帝才是中国模式或中国经验。一个地级市委一把手,自然不敢公然称帝,但建造中国式白宫并无禁令,以中国地方城市与美国首都平起平坐,足克为中国人挣得一点面子。这位书记问题不是出在建造白宫上,而是出在劳民伤财上,一个贫困地区的公仆竟以民脂民膏与白宫斗富比阔,曝光之后,自然引火烧身,身陷囹圄。当然,如果阜阳富得流油,则另当别论。

二.谁都知道,什么朝代,怎么饿也饿不着皇帝,怎么穷也穷不了官员,哪个城市没有大广场,哪级政府没住好楼房,哪个领导宴请没有山珍海味?当然,建造白宫,多少有些犯忌,且有暴露腐败之险,但这毕竟不能构成犯罪。然而,知情者以此为契机,挺身检举这位书记的其他问题,拔出萝卜带出泥。那些检举信自然回到书记之手,书记跟政法部门递个眼色,举报人的诬告、诽谤罪名就成立了,随后就进入监狱了,最后就消失了……这故事太老套了,毫无新意。自古道,好男不跟女斗,好猫不跟狗斗,好民不跟官斗,实际上是斗不过才不斗,中国文化讲面子,总得找个台阶下。

三.然而,闹出人命,毕竟玩过火了。书记没有想到,网络媒体如此厉害,以致上级领导顶不住压力,翻脸查办他的问题。你给领导惹火,领导也只能是挥泪斩马谡了。

四. 人们等待的审判终于开始了。然而不出所料,有关领导和负责审判的芜湖中院早就准备,小法庭限制了听众的人数,记者得到了有效控制,给被害人家属及其律师被给了几个下马威。相比之下,“白宫书记”却得显得很有派头,瘦死骆驼比马大,落马官吏比民强。还有,与皖人引以为荣的徽商不同,“白宫书记”毕竟是“徽丑”,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因而要控制媒体报道,这加危机补救。另外,他纵然成为了阶下之囚,先前的人脉还会派上用场,更不用说兔死狐悲、猩猩相惜之类的效应了。

五. 这次审判暴露出的问题,更多地使人们对中国的司法担忧。政治权力控制下的司法,固然没有公正的审判,正如猫爪之下的夜莺没有好歌。司法独立也未必有公正的审判,这里涉及到的关键问题是法官是秉公司法还是以权谋私。从目前暴露出来的问题看,司法不公的主要原因已经不是法官的业务素质,而是他们缺乏道德良知,正如中国足球的主要问题不在于球员和教练的能力,而在于他们黑金交易。看来司法腐败与司法是否独立关系不大。司法没有独立时,人们还寄望通过司法独立遏制腐败,司法真的独立后,如果腐败涛声依旧,那连希望都没了。司法没有独立,虽然是一种缺憾,但人们毕竟还有某种希望。

六.这里还有另一个更大的隐忧,如果任何规则和程序,一遇本土染缸都走调变味,最后大家所适用的都是潜规则和隐程序,那么中国法治的希望何在?法治社会是人人遵守规则的“傻瓜社会”,“傻瓜社会”就像傻瓜相机,照出的都是标准相。对于实行法治来说,中国人也许过于聪明了,就如同对于苦攻科学诺奖来说,中国人过于聪明了。这就是所谓的过犹不及吧。

七. 记得“文革”后进入大学的几批学生,当时颇有些人立誓发愿,决心献身中国的民主和法治事业,颇有“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之慨,但后来一朝权在手,脑袋就立即被屁股决定了,就如同笔杆子被枪杆子决定了,那腐败的招法和疯狂程度,让老革命们相形见绌。于是,人们开始把希望寄托在80后和90后,可没想到他们一旦得势,也许比前辈们更疯狂,因为他们的在“骗子社会”和“疯子社会”的混合时代长大的。

八. 每个同胞们都报怨社会环境,但是都觉得无力改变社会环境,为了生存和“只有比你过得好”,就拼命违心跻身“上官”或“夏侯”之列,虽然给自己的上司磕头,却可以博得在众人面前的尊严,并赢得下级的笑脸和小秘的媚眼。人们都想极力改变自己的地位,不择手段,不顾人格,历史上那么多汉奸也就可以理解了。时代不同了,当代向上爬的理由也与时俱进,“好人不当官,坏人会掌权,那局面更糟!”官场上这类说法就很体面。在古代,对于权力的魔阵,聪明人有两种对策,一是钻进去,正途是科学取仕,歪招是阉体入宦;二是躲起来,或者削发为僧,或者落草为寇。今天,“桃花源里可耕田”,连许多野生动物都濒临灭绝了,绿林好汉自然难有存身之所。面对滚滚红尘的围剿,寺庙也未能跳出三界外,据说方丈与和尚也都有了行政级别。纵然有人想对自己狠心下手,无奈宦官取消了,割了也白割,连计划生育的名分都得不到。因而,只有科举取仕这条老路可以新走,据说近年来的公务员考试的场面空前火爆,为了分出高下,许多考题就像绕口令一样。

九. 回到开头的话题,芜湖中院对于媒体的批评自然不满,并极力为自己辩护。但舆论的压力也不可小觑。对“白宫书记”未来怎么判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等到舆论冷却之后再“软着陆”。许多地方的官员胸中虽然缺少大格局,但这类小聪明从来绰绰有余。

2009年12月11日

海伦民:醉心梦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