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伦斯·莱斯格:《思想的未来》[<em>The Future of  Ideas</em>]

劳伦斯·莱斯格:《思想的未来》[The Future of Ideas]

思想的未来劳伦斯·莱斯格 [Lawrence Lessig]:《思想的未来:网络时代公共知识领域的警世喻言》[The Future of Ideas],李旭译,袁泳审校。中信出版社,2004年10月。

目 录

中文版序
莱斯格教授及其专著简介
前言

第一部分 因特网·公共资源

第一章 “自由”
第二章 释义:“公共资源”与“层”
第三章 网线上的公共资源
第四章 网虫们的公共资源
第五章 公共资源与无线电频谱
第六章 公共资源的启示

第二部分 因特网·对比

第七章 现实空间中的创作
第八章 来自因特网的创新

第三部分 因特网·控制

第九章 旧与新
第十章 控制网线(从而控制代码层)
第十一章 控制网虫(从而控制内容层)
第十二章 控制频谱(从而控制物理层)
第十三章 这里正在发生什么
第十四章 走向公共资源
第十五章 奥林的领悟
 


 
感谢网友阿拉丁的神灯寄来书评文章:

自由就是免费

作者:阿拉丁的神灯

《思想的未来》有《骇客帝国》风格的封面,这似乎是为了体现它的前沿性,不过如果看过它的原版,就知道它是相当严肃的黑色封皮。这两种形象的混合恰好准确的表达了它内容上的特征,前沿而严肃。

聪明的读者在简单的阅读过它的前言之后,然后翻上几页,都会认为自己了解它的全部,这反映了当代人的自信,但更加反映了我们对当前问题严峻性的迟钝和忽视。这是有关自由和公共资源的问题,这两个问题讨论得太多,但恐怕不够充分。我们可能会认为自己已经足够了解“自由”的概念,我们自己可以通过想象把古典自由理论套用到网络世界。确实,作者劳伦斯·莱斯格(Lawrence Lessig)在多处提及美国的创建者之一杰弗逊,可是,这并不是问题的全部,因为他还提到哈耶克和科斯。对于公共资源的讨论贯穿整本书,但是如果你认为作者只是告诉人们既得利益者们抢走并独占了本应的公共资源,那就片面了,他把这一问题扩展到民主领域。我们在书中所看到的事例更多的是有关控制和知识产权(财产权),它们分别是自由与公共资源的对应性概念,在一系列事件的描述中,我们对AT&T公司感到厌恶,对苹果公司感到可惜,对IBM充满赞赏,对Linux系统软件编写者们顿生敬佩……复杂的感情交勾,源于我们对自由的无限追求,和对其价值的极度珍惜。

可是,如果你认为莱斯格会走向极端那就错了,他是理性而温和的自由主义者,他不左不右,他一边慨叹自由对创新的重要作用,一边承认控制对生产积极性的推动;他是中立的,他承认公共资源的悲剧,同时又转述杰弗逊的比喻,一支蜡烛点亮另一支,不会减淡原有的光亮;他强调平衡,他批评微软的垄断性地位对创新的遏制,可是也表扬政府的强制性许可的政策。正因为作者的这种理性态度,使这本出版于2001年的著作不落后于时代,因为正确的思考方法和公正的价值判断不会在时间的冲刷中褪色。书中未结的案件,有些现今有了终审判决,作者抱怨的互联网政策有些得到了修正,有些网络控制技术被破解或规避,但这只是“有些”, “那些”新的法律政策和技术影响着网络,令人悲哀的是“那些”要超过“有些”。

个案不断变化,可是关键问题依旧。政府有权利要求搜索引擎屏蔽某些关键词吗?色情网站应全部关闭吗?私人FTP的开通应该受到控制吗?BT传输软件侵犯了知识产权吗?政府有权利关闭私人BBS吗?我们有实然的方案,也有应然的答案,本质问题仍在于我们选择控制抑或自由,我们对公共资源进行共享还是设限。此时,我们才知道莱斯格在自由问题上并不是中立的,他提示给我们的选择是自由和控制两个选项,而不是我们常常讨论的政府规制和市场调解。如果我们选择自由,那么市场调解作为控制的一种方式也应该被抛弃。这是令人非常矛盾的观点,我们一直把市场和自由联系在一起,在产权确定的前提下,任何财产和权利都可以根据自由市场的定价而得到流通。按照我们最为极端的想法,在自由市场下,如果某个产品是免费的,它的定价是零,它是无用的,它是没有需求的,它流通不了。所以说,莱斯格说自由不是免费,并不仅仅因为英语“free”的多义性,而是他有这样的想法:免费在市场经济下不是自由,自由不是由定价决定的,定价流通是受限的自由,只要有财产权界定就不是自由,哪怕它是免费的。

莱斯格苦口婆心表明的中立态度其实是虚假的,因为他是在极端的思想线段上画了一条中垂线。是莱斯格错了吗?极端就是错误吗?莱斯格认为极端就是愤世嫉俗和错误,我认为莱斯格的想法是不妥的,我指的是他有关自由的见解。因为他所要表明的观点是自由能够产生创新。这没有什么错。可是自由能够保证创新被实现吗?

在极端条件下,完全市场经济条件,定价是零(这里搁置和免费的差别)的产品不会被生产,就不会有自由的状态,因为它本身不存在;在完全自由的状态下(无政府和无市场),公众只会共同运用已有的公共资源,如果我免费(请先不要计较这个用语)使用他人投入到公共资源标签下的资源,那么我或你必定也提供了公众资源,否则这个他人一直在运用自己的资源加原有的公共资源,人类不会因为一个人走到今天,也不会因为一个人有公共资源的概念,这其中存在交换关系,而交换关系的存在构成市场,我们之间的相互利用分别给对方定价。

一语道破,财产权和市场可以促使创新的生产,但并不负责创新的产生(过程),而自由负责创新的产生(过程)。这对于任何种类的资源都是适用的,所以莱斯格在问题解释不清的时候只得借助于市场,他说,自由软件编码者们之所以编码是因为他们能够从市场中获益,不需要通过独占产权来获利。不需要通过产权来获利,是因为网络中存在相互利用关系,这一关系中的相互利用就是定价。只有很少的人上网不发言,不提供利他性服务,可是这一部分很少的人并不影响网络中无价格市场的形成。

可是,我们知道,如果有人开了不好的头,他用现实世界的定价方式来给他的资源定价,那么网络可能会成为另一个现实市场,因为这会促使其他人都竞相给自己的资源定价。我们不希望网上笑话都要通过手机付钱,因为我们本可以相互交换笑话。不幸得很,知识产权和加密技术促进了这种定价方式的形成,所以我们部分诅咒知识产权和加密技术,之所以是部分,因为我们虽然知道它们理论上是有害得,可是我们自己确实从中获益,这就是为什么莱斯格不把他自己的《思想的未来》放到网络上免费传载的原因。

我们不应该过于偏激,因为如果都过于偏激会使偏激变成中立,从这个意义上说,虽然我们可能认为莱斯格是中立的,那是因为我们可能同样是偏激的。虽然他不知道我们现在走的这条路是否正确,可他的心中总有一个偏离现实的图像,在那里自由是彻底的。有时候,他会用柔软的语气表示他的不确定,可在我看来他的这种不确定是无奈的、非情愿的。不管如何,莱斯格的书促使我们认识到自由的价值,这种价值极端重要,但不是唯一重要。

在我看来,社会中的不平等交换关系制约着自由,体现在市场经济下,是价格制约着自由,所以在某种意义上,自由就是免费,就是无价格。

(《思想的未来》,[美]劳伦斯·莱斯格著,中信出版社, 2004年版)

4 Comments

  1. Yong Liu · 2004-10-23 Reply

    将莱老师封为“互联网时代最重要知识产权思想家”有点过!

  2. owen · 2004-10-28 Reply

    原来这本书翻译成中文了!不过觉得书名思想的未来和本书写的东西并不那么相符!

  3. 阿拉丁的神灯 · 2004-12-8 Reply

    我为它写了个书评:

    自由就是免费

    [见正文]

  4. Anonymous · 2006-5-9 Reply

    莱斯格的书我刚看完,虽说是翻译后的,也看得出条理,怎么你写的中文评论我一点都看不明白,你没把自己的意思表达清楚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