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伦民:醉心梦语(二)鼠兔头

海伦民:醉心梦语(二)鼠兔头

一、 近闻圆明园被掠走的鼠首兔头在法国拍卖,正所谓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二、 国人追讨文物,只是讨债,无需反思,流失文物是杂毛强盗的罪证,并不是黑发同胞的耻辱。耻辱容易忘记,而罪证不可磨灭。

三、 文物是一种意义载体,一旦进入市场,就如爱情、情谊和灵魂称斤论两,剩下的只有铜臭味。所谓文物不过是将交易贴上“文化”的标签,正如厕所称作盥洗室,妓院称作歌舞厅,高官称作公务员。

四、 意义的享赏是心灵之旅,可诉诸感觉的聚焦、记忆的咀嚼以及想象的驰骋,也许不必占有任何实体。然而,文物界的小贩大师,并非都有“物”无“文”,就如情场的红男绿女,并非都有“性”无“爱”,官场的教授博士并非都有“术”无“学”。

五、 拔一根白萝卜就说是千年老参,摘一只黄瓜就说是绿色海参,垒个篱笆墙就说是万里长城,搭个狗窝就说是美国白宫,撒抛尿就说是世界温泉,捡一堆牛粪就说是金字塔,掏一个破夜壶就说是圣杯,弄半块老鼠牙就说是舍利。这是一个需要文物而产生文无的时代,正如需要友谊而产生友异,需要超人而产生抄人,需要领袖而产生领秀。

六、 像股市需要猛炒一样,文物也需要巧炒,不然怎么会更有价值呢?以爱国的概念股追讨流失文物,明里同胞喝彩,暗中炒火市场,可谓一举两得。与其他商人相比,文物贩子显得尤其精明,毕竟沾点文气;与其他女性相比,妓女显得特别灵明,毕竟弄些风月;与一般群众相比,领导显得格外聪明,毕竟经常学习。

七、 从《不差钱》到鼠兔头拍得者“不付款”绝无内在关联,纯属巧合。既然导演热心,演员热情,观众热衷,戏怎么会不演下去呢!诗曰:鼠兔鼠兔,头不暇顾。念此在彼,买我文物。好戏还在后头。

2009.3.3

海伦民:醉心梦语

1 Comment

  1. kwen · 2009-3-8 Reply

    公民对国家负有责任,国家对历史负有责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