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法治论衡》第十二辑:社会理论之法前沿

清华法治论衡》第十二辑:社会理论之法前沿,高鸿钧、於兴中主编,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年12月。

购买本书:卓越网当当网

目 录

卷首语 / 《黑客帝国》的隐喻:秩序、法律与自由 / 高鸿钧

主题论文

社会理论与法学研究 / 於兴中

社会理论之法与法律研究中的社会理论 / [英]罗杰·科特雷尔 / 俗僧 译

法律与法律思想的三次全球化:1850-2000 / [美]邓肯·肯尼迪 / 高鸿钧 译

法院在法律系统中的地位 / [德]尼可拉斯·卢曼 / 陆宇峰 译

作为法律系统核心的司法——卢曼的法律系统论及其启示 / 泮伟江

宪法爱国主义的基本理论 / [德]米勒 / 徐宵飞 译

没有国家的爱国主义?——米勒与他的《宪法爱国主义》 / 翟志勇

埃利希法社会学视野下的法律多元 / 鞠成伟

法律与道德关系的法理辨析——以霍姆斯“法律预测理论”为视角 / 明辉

规训与治理——福柯视野中的现代社会权力形式 / 秦士君

法律有效性的界定——兼论哈贝马斯的法律有效性理论 / 李小萍

法苑论评

法有正条与罪刑不符——《大清律例》“审拟罪名不得擅拟加等”条例考 / 陈新宇

法律与社会理论中的价值批判和理性建构 / 胡水君

联邦制应否基于民族政治自治?——从俄罗斯联邦制与民族主义的关系谈起 / 程雪阳

司法与民主:悖离抑或共生 / 许可

现代性、法律秩序与人的解放——读昂格尔《现代社会中的法律》 / 柯岚

通过网络的协商民主——评桑斯坦的《网络共和国》与《信息乌托邦》 / 毕竞悦

疑难案件与法律推理——麦考密克之《法律推理与法律理论》评析 / 褚国建

卡尔·施米特:现代性与决断论——从海因里希·迈尔的两部作品开始 / 赖骏楠

资讯漫笔

苏联法学家的命运(二)——维辛斯基不同寻常的一生 / 王志华

宪法爱国主义 / [德]斯登贝格 / 陈克勋 赖骏楠 译

中国大陆哈贝马斯政治法律思想研究文献综述:1978-2008 / 张伟

“社会理论之法与中国语境” 座谈会综述 / 雨轩

编后记 / 慧剑修罗


慧剑修罗:江湖(编后记

江湖,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

没有人说得清楚它到底在何方,因为“处江湖之远”,“相忘于江湖”;但也有人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一心一江湖。

曾几何时,它是庙堂的对立面,归隐江湖,是远离红尘,不问世事;但又在沧海桑田变幻之时,它变成了庙堂的代名词,也需要离开,金盆洗手,退出江湖。

曩昔,行侠仗义,行走江湖要远离庙堂。但殊不知,江湖却是另一种形式的庙堂。金庸写《笑傲江湖》,但那些武林人士想要笑傲的明明却是正儿八经的“庙堂”。

江湖中的人生,比梦幻更梦幻,比现实更现实,看似遥远,却又比邻。

江湖中有正派侠客,有邪派魔头,邪派中的真小人相貌清晰,但正派中的假名士却面目模糊。

岳不群,江湖号称君子剑,剑是真的,但君子是伪的;韦一笑,武林传闻吸人血,吸血是真的,但却并非活人之血。所以,道听途说的八卦永远是江湖中的八卦本性。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不拉出来遛遛,还不知道哪个是驴,哪个是马。

丁春秋,名为神仙逍遥,实则欺师灭祖,有师如此,星宿派群魔乱舞,马屁、法螺、厚颜三大神功,为星宿老仙编排武功盖世之神话,人人以研究丁春秋神功思想为荣,真将丁老怪当作达摩老祖了。

慕容复,大燕国落魄皇孙,他文武全才,广闻博识,风流倜傥,堪称一代名士;然其人却又权欲熏心,妄图复兴燕国法统,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认贼作父以苟延残喘,牺牲他人来成全自身。终被豪侠萧峰怒斥“萧某大好男儿,竟和你这种人齐名”。

江湖中的人,所谓路漫漫兮求自在,仗剑一啸走天涯。但自在并非淡泊名利,尤其是名,当刘正风为了区区朝廷参将而金盆洗手,退出江湖,群雄便甚为鄙薄,可见江湖中“名”何其之重;但刘正风恰以此“污名”作掩饰,欲与知己好友琴箫合奏,笑傲江湖,武林中之“名”,在其眼里,又何其轻也?重名与轻名,何真何假,孰轻孰重,优劣利弊,又有谁说得清?

华山论剑,五大高手排名,东是梁山排座次,讲的是派系平衡,他们是一拳一脚,真刀真枪,但是,很有意思的是,那一次论剑,就他们五个人参加,怎么就传遍武林了呢?

武林正派,对名头看得比生命更为重要,但是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却借着剿灭魔教的名义,滥杀无辜,魔教真的是魔教吗?正派又怎么就是正派了?令狐冲与岳不群,杨过与赵志敬,谁正,谁邪?或许,谁有话语权,谁就成了正派,正统,正面人物,但谁有话语权呢?是江湖百晓生?还是武林百事通?抑或只是一种传说?

江湖中召开武林大会,多半为了选举盟主,盟主只有一个,似乎一般也不设副盟主,不像别的大会,可以选出几十个(副)会长,利益均沾,一片和谐;盟主选出来之后,必然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树一个靶子以消灭之,谁是这个靶子呢?不服从自己者,与自己观点不和者,与自己有仇者……美其名曰:正邪不两立。但是在江湖中,真的有那么清晰的正邪界限吗?东邪黄药师,分明是一个正面人物,剑魔独孤求败,也无法归入邪魔外道行列?但那些名字、外号、身材、相貌、师承与来历写着无数个“正”字的人呢?又何尝真的很“正”?萧峰在聚贤庄大开杀戒,他是正是邪?裘千仞经一灯大师点化皈依我佛,他又如何定邪正?只是很多人自命正统,排除异己,于是,正邪之分,才会那么重要,但却又那么不清晰……

即使同样是正道名门,华山派尚有剑宗与气宗之分,以气驭剑,还是以剑带气,并无成法,但两宗均斥对方为旁门左道,争斗即起,血流成河,非但没有光大门墙,家道反而中落。两宗相争,仿佛武功的最高境界仅此一途,殊不知殊途同归,万法不离其宗,又何必拘泥于形式?

也许,武侠小说之所以影响久远,就是因为在这种江湖与庙堂、正与邪、重名与轻名之间微妙的关系,使读者有人生如梦,梦如人生之感,因为江湖并不遥远,江湖就在身边,江湖就在学界。

江湖如梦,亦如人生。梦醒之后,还得絮叨编辑琐事。学界江湖,亦无异数,本帮名曰“社会理论之法”,本无意于独占山头,更无意于逐鹿江湖,只求三五知己,琴箫共鸣;有一方寸土微名,足矣。本辑至此付梓,历时较久,从2005年高老师与我编选《社会理论之法:解读与评析》一书,就开始酝酿在《论衡》中刊行若干“社会理论之法”主题研究论文;师门内外诸位同好,亦常集中命题,促膝长谈,讨论争鸣;本辑合作主编於兴中教授长期以来在“社会理论之法”领域有精深之内功修炼,亦有意参与主题策划,双方遂一拍即合,遥相呼应,他积极组织各方学者投稿且亲自撰写主题论文、翻译英文目录,为本辑《论衡》的最后出版奠定了很好的基础。随着清华大学法学院“社会理论之法”课程持续开展,2008年召开了一次“社会理论之法与中国语境”的座谈会,来自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北京师范大学、清华大学等学术机构10多位知名学者与青年才俊参加了会议,对“社会理论之法”这样一种研究领域和研究方法的历史、现状以及对中国法学研究的影响进行了深入探讨,成就了本辑《论衡》的主体。

自2007年《论衡》进入CSSCI来源集刊行列,完成了“二奶”向“小妾”的身份转换,总算是有了一种名分,于是,学界对《论衡》也越来越关注与爱护,稿源也越来越充足,使得刊物不至于成为“巧妇之炊”,在这个竞争激烈且出版艰难的集刊市场中,稍感欣慰,在此对学界同仁与各方朋友深表感谢。

在此还要感谢本辑各篇文章的诸位作者,在这个“职称”与“收入”作为统治者的时代,他们能够不计本帮堂小名微,纷纷“入伙”,没有他们的参与,这辑《论衡》估计只能是无剑之鞘,哪怕装帧再精美,也施展不出任何剑法。

作为最后但并非不重要的“惯例”,感谢清华大学出版社,尤其是责任编辑方洁女士长期以来对《论衡》的关爱,使得《论衡》能够持续至今,并能展望未来。

慧剑修罗

己丑年初冬

于清华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