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伦民:醉心梦语(二十三)罗彩霞顶替案

海伦民:醉心梦语(二十三)罗彩霞顶替案

罗彩霞顶替案刚刚公之于世,媒体上就吵翻了天。猪流感闹得虽然沸沸扬扬,但时间一久,恐怖体验式审美就难免就有些疲劳,新的热点自然使媒体人和广大网民眼睛一亮。

一、顶替的事古已有之。在中国,顶替大有学问,可分为明替和暗顶,就如官场上的明抢和暗箭,麻将牌的明杠和暗杠。花木兰替父从军和缇萦代父受刑,属于明替;程婴自己的亲生骨肉救出了赵氏孤儿和狸猫换太子的故事,则属于暗顶。历史上,这种“偷天换日”和“偷梁换柱”的故事数不胜数,一些竟成为民间饭后茶余不可缺少的“段子”。在几十年前,民间就流传知青返城指标顶替、干部转正顶替以及推荐升学顶替的说法,但当时没有身份证,顶替操作起来很方便,被顶替者即便存有怀疑,也拿不出证据。

二、在福利分房时代,房源紧缺,有时两家合住一套公寓,厨房和厕所公用自然不便,而其他纠纷也在所难免。至于两家各有男女同时出差,给剩下的一对提供了同居机会,多不过某些男人的艳想,当事者可能很少这种艳遇,更多的是尴尬和窘迫。世界上也有两个国家合住一块土地的例子,那就以、巴两个国族,他们打得如胶似漆的局面,就足以表明“同居”之苦。实际上,连动物都有自己的领地,那狮子和老虎用尿味圈出自己的领地,正如人类用物权法圈出自己的物界。但是,物权只能圈定财产而无法圈定人身,于是就有了表示身份的身份证。纵然国人可以同名同姓,但两人无法共享一个身份证号码。罗彩霞就遇到了这个麻烦,否则,她可能永远被蒙在鼓里。

三、据说,高考背后大有文章。民间传说,一等人,找上门;二等人,人托人;三等人,人求人;四等人,没有门;五等人,人顶人。高考形式上是考生之间的公平竞争,但实质上是考生家长,是考生父母权势和神通的博弈。所以考得分数高,不如父母地位高,正如大学老师的学问高不如权位高;考卷答得好,不如社会关系好,正如女孩学得好不如嫁得好。那些高官子弟,早就有人主动安排了,名校都像竞标一样争着抢着“录取”,还用自己操心吗?本案导演者王峥嵘当年虽然是“人民满意的公仆”,但毕竟是那年8月底才调任隆回县公安局政委,此时高考录取工作已接近尾声,只能采取这种下策。如果他早一年担任这个政委,也许就无需走这招险棋。看来这位政委只能人求人,屈尊三等人之列,而罗彩霞自然成为了人顶人的牺牲品,地道的五等人。

四、罗彩霞没有被顶替,她的成绩也上不了本科,而假罗彩霞用专科的成绩敲开本科的大门,还能成为跨省录取的空中飞人,是对罗的高考成绩的创造性发挥,就如新儒家对旧儒家的创造性转换。鲤鱼跳龙门并不稀奇,但这种跳法有些离谱,可见高考的各防火墙不堪一击。

五、高考的名堂之多,只有学校的主要领导和招生办主任心知肚明。什么三好生、文体特长以及哇塞(奥赛)之类的加分名目,初衷也许意在选拔人才,但实际上已经变成了有门路者的终南捷径。一些神通广大的家长便从娃娃抓起,一切证书紧握手中,届时自然是水到渠成。有人也向洒家询问这里的门道,但这些潜规则只是“此中人语”,吾等外人自然是丈二和尚。近日媒体热议的浙江“三模三电”高考加分,据称这种训练费用令平民百姓望而生畏,有幸参与的几乎全是当地权贵子弟,惟一值得安慰的是,作为“近水楼台”的中学教师子女,也可以分得一杯羹。

五、与前些年发生的山东“齐玉苓案”相比,罗彩霞比齐玉苓幸运多了。顶替的操纵者或被刑拘,或被“双规”,而那道德的口诛笔伐,更是令他们这一干人等无地自容。据说民事诉讼已经提起。胜诉在意料之中,即便那十几万的赔偿请求得不到满足,罗彩霞也会成为名人,罗彩霞则为此事因祸得福。但要深究背后的黑幕,也许那水比想象的还要深。

六、如果这个案件要以宪法权利的名义做出判决,那意义就更非同小可。然而,中国的宪法是胜利者的宣言,并不作为判案具体依据,“齐玉苓案”当时就有人建议作为宪法诉讼,但这种建议自然不会受到采纳,结果适用的是民法。当下公民的权利意识已经觉醒,一旦宪法诉讼开头,那还了得。然而,这类案件还会发生,据称某省最近有发现一例。

5月18日

海伦民:醉心梦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