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伦民:醉心梦语(二十八)纵身一跳卢武铉

海伦民:醉心梦语(二十八)纵身一跳卢武铉

卢武铉一跳激起千重浪,不仅造成了本国的政治地震,还引发了韩、朝军事危机,至于国际社会的种种舆论,不过是巨浪溅出的几个水滴罢了。

一、韩国前总统似乎都被施了咒语,卸任之后,或因本人犯罪而成为囚徒,或因家属腐败而受到诟病,无一幸免。厄运轮到卢武铉,他与前任不同,绝然选择不归之路。

二、东亚各国,家族本位,源远流长;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由来已久。古代盛行株连制度,一人犯罪,九族跟着倒霉。如果亲属只是陪着倒霉,而不沾光,便不公平。作为一种补偿,一人得势,三亲六故都要利益均沾。刻薄的说法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卢武铉的成功,自然少不了亲属的支持和付出,他们分享胜利果实,似乎符合常情常理,至少这符合东亚伦理。

三、韩国与中国共享同种文化,就如两国共享端午节。在东亚各国,流传的一种说法是,科长自己荣光,处长全家沾光,局长亲属风光,部长家乡沾光……这话也不全对,还要看我有的职位是否实权,而且也因人而异,“不粘锅”虽然凤毛麟角,毕竟还有的,古代就有包拯、海瑞、郑板桥那样的清官。然而,即便是清官,可以政治上一身正气,经济上两袖清风,生活上坐怀不乱,却无法保证亲属暗度陈仓,从中渔利。在东亚这种“官商共治”模式中,聪明的商人更善于旁敲侧击,搞不定第一丈夫就设法搞定第一夫人,所话说得好,蓝党绿党不如太子党,东风西风不如耳边风。大丈夫难免妻不贤子不孝,亲属一旦惹了祸,满身是嘴辩不明,跳进黄河洗不清,当年信誓旦旦的卢武铉也难逃这个逻辑。

四、当然,东亚文化的说法过于笼统。例如,陈水扁与卢武铉在出身、经历和卸任受到追查都惊人相似。相比之下,卢武铉的清廉与陈水扁的贪腐形成鲜明对照,而与陈氏亲属的腐败程度相比,卢氏亲属的腐败也许是小巫见大巫。然而,陈水扁却顽强地活着,而且还坚持写书。至于那绝食,不过如时髦的政治“跳楼跳桥秀”,一种以死求生的策略。有人说,与韩国人不同,中国人的价值观是好死不如赖活着,例如在外族人统治下,宁可当活着的汉奸,也不做死去的鬼雄。这种说法也有失公允,我们的古代先民似乎不是这般恋生惜命,许多例子表明,先民更看重荣誉和信誉而不是毫无原则的活着。至于国人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为了活着而活着,已然无从考证。

五、纵观各国体制,在有的国家,领导人离任,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再深究其责,当政者为自己留条后路。在有的国家,领导卸任不但不追求责任,还继续享受原来的待遇,类似英国的终生贵族。但在有的国家,领导卸任就秋后算账,穷追猛打。韩国就属于最后一类,因而连口碑极佳的卢武铉也不放过。当然,对于卸任领导人来说,最安全的体制是父位子承,兄终弟及。这类体制当今虽不多见,但也并非绝无仅有。卢武铉的悲剧看来不能完全归咎于文化,还应从体制上找原因。

六、然而,在相同体制下,也会因人而异。全斗焕和卢泰愚都被判处重刑,却没有自绝生命,而是以超人的毅力存在下来,尽管他们活着的理由不是基于存在主义,而是坚持无耻主义。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他们的生命在苟延残喘中受尽凌辱,也许是罪恶的一种报应,或是对死在他们枪口下那些无辜学生和市民冤魂的补赎。

七、正值韩国为卢武铉发丧,朝鲜乘机发难,忙着核试验,放导弹,废协定,与韩国恢复了战争状态。然而,这种压力和威胁却缓解了韩国政治分裂的危机。看来朝鲜这次又失算了。但为了避免卢武铉那样的结局,朝鲜及时宣布了本家第三代接班人。

八、卢武铉的纵身一跳,对于他的后任是一种警告,也令东亚各国的政要为之一惊。

6月4日

海伦民:醉心梦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