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尔克:秋日

里尔克:秋日

1. 冯至 译:

    主啊!是时候了。夏日曾经很盛大。
    把你的阴影落在日规上,
    让秋风刮过田野。
  
    让最后的果实长得丰满,
    再给它们两天南方的气候,
    迫使它们成熟,
    把最后的甘甜酿入浓酒。
  
    谁这时没有房屋,就不必建筑,
    谁这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就醒着,读着,写着长信,
    在林荫道上来回
    不安地游荡,当着落叶纷飞。

2. 程抱一 译:

    神啊,时候到了。夏日曾经丰盛。
    将你的影投射在日规盘上;
    在原野间,散放你的巨风吧!
  
    最后的果实,命令它们成熟。
    再给它们两天温馨的日子,
    让它们完成。同时让果汁的
    甜意滴滴渗入浓郁的琼醪。
  
    没有居屋的,将不再建造。
    原是孤单的,就此孤单下去;
    念书,写信,或是苦守长夜,
    他将久久徘徊,在林荫道上
    飘零无尽的落叶间。
  
    程抱一《和亚丁谈里尔克》纯文学出版社中华民国六十一年初版,第86-87页)

3. 陈敬容 译(题为《秋天》):

    主啊:是时候啦,夏季的光热多奇伟。
    如今你的影子躺在日规上,
    任无羁的风在平原上吹。
  
    吩咐最后的果子充满汁液,
    给它们再多两天南方的温暖,
    摧它们成熟,把最后的
    甜味,给予浓烈的酒。
  
    没有房屋的人,谁也不为他建筑,
    孤独的人会长久寂寞,
    会在无眠的期待中读书、写长长的信,
    会在秋风蹂躏枯叶的街巷里
    不安地踱来踱去。
  
    (《(诗苑译林)图象与花朵》湖南人民出版社1984版P78)


4. 杨武能 译:

    主啊,是时候了。夏天已很盛大。
    请往日规上投下你的影子,
    还让西风在田野里吹刮。
  
    命令最后的果实结得饱满,
    再给它们两天南国的温暖,
    催促它们快快地成熟,还给
    浓烈的酒浆加进最后的甘甜。
  
    谁此刻没有屋,就不会再造屋,
    谁此刻孤独,就会长久孤独,
    就会长久醒着,将长信书写,阅读,
    就会在落叶纷飞的时节,
    不安地在林荫道上往来踟蹰。
  
    (《里尔克抒情诗选》四川文艺出版社1988年版P20)

5. 李魁贤 译:

    主啊,时候已到。夏日已太长。
    使阴影掩过日晷仪,
    让秋风在草地上吹扬。
  
    令最后的果实都成熟,
    再给予两天南方温暖的时光,
    逼使更加完美饱满
    且猎取那浓郁美酒的终极芬芳。
  
    如今谁无房屋,也不需要再建筑,
    如今谁无伴侣,亦将长期孤独,
    亦将清醒,阅读,而且写长长的信,
    而且将在甬道上来回走步
    不休止地,当黄叶飘零。
  
    (《里尔克诗集(III)》桂冠图书股份有限公司1994年版P74-75)

6. 绿原 译:

    主啊,是时候了。夏日何其壮观。
    把你的影子投向日规吧,
    再让风吹向郊原。
  
    命令最后的果实饱满圆熟;
    再给它们偏南的日照两场,
    催促它们向尽善尽美成长,
    并把最后的甜蜜酿进浓酒。
  
    谁现在没有房屋,再也建造不成。
    谁现在单身一人,将长久孤苦伶仃,
    将醒着,读着,写着长信
    将在林荫小道上心神不定
    徘徊不已,眼见落叶飘零。
  
    (《里尔克诗选》人民文学出版社1996版P94)

7. 飞白 译:

    主啊,是时候了。夏日如此之长。
    把你的影子卧在日规上吧,
    再在田野上放开风的马缰。
  
    命令那最后的水果更加饱满;
    再给它们加两天南方的温暖,
    好把它们催向完成,再往那
    浓冽的酒浆里压进最后的甜。
  
    今日无房者,不再为自己造房,
    今日孤独者,将长期会这样,
    将会长醒,长读,写长长的信,
    将会随着飘荡的落叶之群
    在林荫道上彷徨,彷徨,彷徨……
  
    (飞白《诗海——世界诗歌史纲·现代卷》漓江出版社1989年版P1051-1053)

8. 欧几 译:

    我主,是时候了。我们已消受盛夏炎炎,
    投你的影子于日晷,
    放出风,让它纵蹄原野。
  
    让最后的果实成熟;
    再给它们两天南方的日光,
    催它们丰润完美,
    把最后的甜蜜驱入肥硕葡萄的浆。
  
    无家的人将长流浪。
    孤独的人将长寂寞,
    读书、写信将伴无眠,
    也将踯躅
    林荫道上,当叶儿飘落。
  
    (陈敬容主编《中外现代名诗鉴赏辞典》)

9. 北岛 译:

    主呵,是时候了。夏天盛极一时。
    把你的阴影置于日晷上,
    让风吹过牧场。
  
    让枝头最后的果实饱满;
    再给两天南方的好天气,
    催它们成熟,把
    最后的甘甜压进浓酒。
  
    谁此时没有房子,就不必建造,
    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就醒来,读书,写长长的信,
    在林荫路上不停地
    徘徊,落叶纷飞。
  
  北岛:《我认出风暴而激动如大海》(载《收获》2004年第3期)

10. Brendan 译:

    主啊
    时已至 夏无殇
    刻影仪晷上
    扬风在草场

    催生果实于藤间
    再给它两日南方的天
    熟硕得只为
    醇醪最后的甘甜

    失所者注定流离
    孤独者久无所依
    便醒着 读着 写着长信
    踟蹰在公园的小径上
    叶自飘零

11. Dasha 译:

    主啊,时候到了。夏已太盛大。
    愿你的身影投落在日晷,
    愿你将风放纵在原野。
    
    吩咐最后的果实丰盈饱满,
    再赐给它们两日南方白昼,
    催促它们累累圆熟,驱赶
    最后的甘甜进入琼浆醇酒。
    
    谁此刻没有房屋,谁就不再去建筑。
    谁此刻孤独,谁就将长久孤独,
    就醒着,读着,写着长信,
    在落叶飘零时分,
    心绪不宁地,徘徊在林荫路。

5 Comments

  1. 慕雨 · 2009-7-26 Reply

    一开头就是最好的,后面的还怎么看。。。

  2. hairuo · 2009-7-26 Reply

    还是冯至的翻译的最好,北岛的也还不错

  3. zz · 2009-7-26 Reply

    就醒着,读着,写着长信,

    差距就在这句上显露无遗

  4. tom · 2009-8-4 Reply

    最爱程抱一的译文。

    不懂原文确实是憾事,看几个人的翻译,用词造句大有区别,也不知谁对谁错,仅能评论 “罐头文字”的优劣了。

  5. abeary · 2009-8-21 Reply

    找来的原文,方便懂的人对照。

      Herbsttag

      Herr, es ist Zeit. Der Sommer war sehr groß.
      Leg deinen Schatten auf die Sonnenuhren,
      und auf den Fluren laß die Winde los.

      Befiehl den letzten Früchten, voll zu sein;
      gib ihnen noch zwei südlichere Tage,
      dränge sie zur Vollendung hin, und jage
      die letzte Süße in den schweren Wein.

      Wer jetzt kein Haus hat, baut sich keines mehr.
      Wer jetzt allein ist, wird es lange bleiben,
      wird wachen, lesen, lange Briefe schreiben
      und wird in den Alleen hin und her
      unruhig wandern, wenn die Blätter treibe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