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

为何

为何

又到了毕业的季节,让我想起了几句歌词: 说了世上一无牵挂为何有悲喜? 说了朋友相交如水为何重别离? 说了少年笑看将来为何常回忆? 说了青春一去无悔为何还哭泣? 苏力老师说: 其实入学和毕业都只是人生的片刻。“天地不仁,视万物为刍狗”,想来,在天地的眼中这一刻也不会有什么特别。只是,与之相伴的微笑和泪水表明了我们人类不完全是,或者说注定无法成为,纯粹理性的动物。我们无法超越肉身,成为自己生活的无情旁观者。许多时刻、许多地方和许多人因我们获得了特别的意义——对于我们;我们为它或他或她而感动。——《在北大法学院2006届学生毕业典礼上的致词》 这也许就是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