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星

高鸿钧:醉心梦语(十五)朝鲜发卫星

高鸿钧:醉心梦语(十五)朝鲜发卫星

朝鲜宣布发卫星,在东亚乃至国际社会引起了轩然大波。其间变数十分微妙,令人感到有些扑朔迷离。 一、六方会谈几起几落,有时几乎达成协议,但还是无果而终。酒罢席散,各回各家,主人面对灯火阑珊,不免寂寞和失落。发一颗卫星,消愁解闷,也是一种选择。有人把这比作孩子摔玩具,意在吸引大人注意。这种比喻过于简单,就好像把朝鲜比作斯巴达,韩国比作雅典。朝鲜毕竟不是孩子,卫星也不是玩具。至于外界是否注意,与发射者无关。 二、朝鲜说是卫星,俄罗斯加以确认。日、美、韩都说是导弹。中国态度模糊。这背后反映出各揣心腹事。火箭可以携带卫星,也可以携带导弹,这种争论意义不大。但是对日美韩来说,则事关重大,如果发射的仅是卫星,那事前和事后的激烈反应,不显得小题大做吗? 三、朝鲜清楚,发射的即便是卫星,你们也要说是导弹,即便没有成功,你们也不会揭底。因为你们不借此制造一种恐惧氛围,怎么可以增加军费和扩展武力?实际上,你们会暗中感谢我,没有这个事件,你们怎么转移经济危机中人们的阴郁情绪? 四、日本声称要拦截,不然怎么体现保护领空安全的意识?没等朝鲜发射你就宣布发射了,明眼人自然会看破这“失误谋略”:在制造紧张情绪的同时,暗示自己获取信息的技术欠佳,可乘机增加研发经费。日本不遗余力渲染来自朝鲜的威胁,这多少类似猫鼠游戏。大猫通过夸大小鼠的威胁,并不在于提高警惕,而在于强化坚牙利爪,对付真正的对手。不然,日本怎么能把自卫队变为常备军,把经济强国变成军事大国?日本所玩弄的“恐惧战略”,不过是在国际社会面前“装弱”,摆出一副受害者的可怜相;在国内争取反战党派和民众对于扩大军备的支持。既然如此,朝鲜的所谓“核威胁”实际上成就了日本右翼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