猝死

高鸿钧:醉心梦语(九)猝死案

高鸿钧:醉心梦语(九)猝死案

“躲猫猫”一案刚搞定,陕西丹凤县中学生徐梗荣猝死案又起,好像电视剧的上一集刚完,下一级就及时播放,中间几乎没有插播广告。 一、一个活蹦乱跳的小伙子,进了局子心脏突然急刹车。这个说法实在太笨了,可见他们并没有从“躲猫猫”教训中变得聪明;或许,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躲猫猫”一案,因为他们无需知道这些。 二、自古就人命关天,因而“命案必破”不仅是领导的军令,也是众目睽睽之下的民意。“2.10专案组”肩负光荣而艰巨的使命,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和地点有个交待。说他们法律意识淡薄那是天大的冤枉,也许他们上厕所时都抽空阅读普法知识。 三、这类案件没有旁证,口供就如同经济危机中的信心,比金子还贵。要挤出口供并不容易,在身体上留下痕迹,日后会成为麻烦的证据,于是“双规”的连续作战法就是最佳选择,只是便宜了他,小小年纪就享受高干待遇。 四、不能如期破案不行,破案出事也不行。重要到是对领导得有个交待,而不是对百姓的生命和健康负责。专案组成为犯罪团伙,礼无可恕,情有可原。 五、对于徐梗荣猝死的关注,远远压倒甚至取代了对彭莉娜遇害的侦破。人类十分健忘,善于用一种不幸取代另一种不幸,就如用一个极端掩饰另一个极端。幸而在耶稣死后,没有救世主被钉上十字架上,否则,圣诞节的时间就要改了。不过,穆罕默德就深谙个中三味,宣称自己是最后一位先知。除安拉之外别无主宰,除穆罕默德之外后无先知。后人即便喜新厌旧,也无法取而代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