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级别

高鸿钧:醉心梦语(七)高校行政级别

高鸿钧:醉心梦语(七)高校行政级别

今年“两会”有人提出取消高校的行政级别,一些学者不免一阵亢奋,如同瘾君子又嗅到白粉的余香。洒家听后三思,暗中嘀咕,期期以为不可。 一、校园与官场合为一体,实在是一个创举,这样一来,学官就可以兼顾,就如忠孝得以两全。孔子他老人家门下三千弟子,放在现在,搞不上个副部级,至少可以套个司局级,而不至于师徒如盲流一样,惶惶如丧家之犬。 二、中国科举制度几千年,学而优则仕是读书人的理想和归宿。学习是通往仕途的金光大道,考试是实现里鱼跃龙门的临门一跃。书中自有黄金屋、颜如玉和千钟粟。如果说读书与干仕脱钩,那范进中举也就不致激动得发疯,那孙山落榜也不致成为千古笑料。治学可以同时当官,就如官员可能同时经商,明星可以同时做广告,家有娇妻的男人可以包养二奶,实在便于培养复合型人才。 三、高校已然市场化,如果与行政脱钩,只讲经济而不讲政治,就如股东只看股市,不理股长;雇员只服经理,不敬总理;大亨只求处女,不求处长,三陪只认钞票,不问选票。摸着石头过河,两手都硬。一手摸石头,一手抓蛤蟆,就会一手硬,一手软。 四、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连方丈、和尚都有行政级别,高校不靠行政级别,这些毛往哪贴?知识分子过去是老九,不靠行政级别算是老几?没有官阶的教授等于野兽,不走仕途的学生如同畜生。这话听起来有些刺耳,但细想似乎有些道理。高校一旦拆除行政围墙,社会岂不成为了动物世界! 五、取消行政级别,高校那么多行政领导怎么安排?难道让刚刚玩得心跳的他们,过把官瘾就死?他们不是学者型“双肩挑”,就是行政型“两头热”。兼职领导也是领导,德育教授也是教授,就如彗星也是星,甲鱼也是鱼,宦官也是官,毒奶也是奶。 六、中国的高校几乎全是公立国办。没有行政级别,高校领导如何面对当地政府?如何面对社会?如何能够制服广大师生?最为重要的是,为了显得品学兼优,政界官员大都业余混个博士学位或搞个教授职称,一如名妓起个艺名,以示妓艺高超。如果高校领导只有职称而无官职,就只等于官员业余玩的那一半。这也太失衡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