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猫猫

高鸿钧:醉心梦语(十)躲猫猫

高鸿钧:醉心梦语(十)躲猫猫

“躲猫猫”事件一时闹得沸沸扬扬,当时跟着起哄,不过是面对波涛汹涌的大海撒泡尿,不但难以增加总量,而且也不会影响含盐量。潮流过后,静下来想想,觉得还是要方便一下,但这次是在厕所里。 一、自古以来,志士不饮盗泉之水,廉者不受嗟来之食,曾子不入圣母之巷。与此类似,嫦娥不奔彗星,玉女不入青楼,好人不进局子。 二、人心似铁,官法如炉。就如侯门一入深似海,牢门便是地狱门。天蓬大帅违反天条都变成了猪八戒,常人违反地条就更不属于人类了。既然如此,看守所变成索命谷就不足为奇,一如快活林变成了将进酒(蒋门神被扔进了酒缸)。 三、好人打好人,误会;好人打坏人,活该;坏人打坏人,狗咬狗!过堂刑讯是不允许了,但是那暗中的煞威棒总是少不得的,这不用问坐过牢的人,每个换过工作单位的人都深有体会。发泄的快感自然重要,但比这更重要的是,不给点颜色,新进来人怎么会“懂规矩”,这规矩自然是求情、打点或疏通。 四、然而,事情并不如此就简单。古代的刑讯也有各种限制,官吏滥用刑讯可能惹来麻烦,就如公款吃喝也有限制,不能全都白吃(注:不是白痴)生猛海鲜。于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八凉八热太多,就四菜一汤。要不然干脆一菜算了:满汉全席,这有利民族团结,皆大欢喜!官家人动手有风险,那就让牢头狱霸代劳,就如官府不愿作为被告,让律师代劳;周瑜不便出面,就让黄盖代劳;范蠡不便出面,就让西施代劳。 五、大王管小王,大官管小官,大妻管小妾(注:遗憾的是小妾现今变成了二奶),自古如此;原住民排斥外来户,老班生欺负插班生,旧狱霸收拾新嫌犯,似乎天经地义。无论是有意唆使还是暗中放水,关键在于使用好这种本土资源。玩的就是心跳没有问题,一旦玩的就是心不跳,麻烦就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