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伦民:醉心梦语(四十五)矿难夺命108

海伦民:醉心梦语(四十五)矿难夺命108

黑龙江鹤岗的新兴煤矿狂吞108个鲜活生命。这使得09年大小矿难显得黯然失色,用大灾难掩盖小灾难,这是一种政治创新。

一.据报道,该煤矿今年还因“安全生产和信息化建设基础良好”,被选定为中韩合作“煤矿防灾三维信息系统”项目示范企业。然而,人们发现,这个“示范企业”在安全生产的管理方面漏洞很多,实际上是个“失范企业”。中国的许多“先进”或“模范”评比,都是为了树立榜样,并相信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这有几千年的文化传统。子曰:“为政以德,誓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可见孔子他老人家就特别重视圣贤的示范和引导作用。然而,标杆一旦出了问题,北斗就会陨落,众星就会失去方向感。于是,某些领袖尽管作恶多多,但形象还是要极力维护,否则,发现北斗不过是一块普通石头,众星还会共之吗?

二.山西矿难频发,意味都是个体小煤窑惹的祸,于是前不久开始整顿、合并,将它们统合于国企之中。然而,黑龙江鹤岗的巨大矿难发生后,给这种整顿、合并蒙上了一层阴影。人们发现,矿难的悲剧接连不断,根本原因也许不在于煤矿姓“公”姓“私”,也不在于煤矿的规模和技术条件,而在于人权观,在于是否把人当作人对待,是否善待每个个体,是否尊重每个生命。鲁迅说过,中国人向来就没有争到过“人”的资格,至多不过是奴隶,到现在还如此。这话今天看来有问题,“中国人”的概念太笼统,应具体分析。自古以来,是否挣到做“人“的资格,取决于你的社会地位。如果成为了皇帝,不但挣到的做“人”的资格,而且还是成为秉承天意和延续龙脉的超人,可以决定天下所有臣民是否能够挣到做“人”的资格。皇帝之下是高官,他们虽然在皇帝面前没有“人”的资格,并自称奴才,但是在下级官吏和普通民众面前,可以成为大人,底层民众(包括女人)不是小人就是草民,草民算不上“人”,而小人虽然挣到了做“人”的资格,但是却与“不是人”的坏人相差无几。

三.有人说,中国古代一向以民为本。这话不错,但基点不在于关注民众的个体生命和人格尊严,而在于君王和江山。没有民你给谁当君去?没有民谁为你种田织布倒尿壶?没有民谁为你马革裹尸万骨枯,打天下守江山?于是有人说,“以民为本”已经升级成了“以人为本”仿佛二八六升级为四八六。然而,“以人为本”关键在于以哪些人为本,如果是以弱势人群为本,那还算是一种对民本的升级,但若果是以领导人为本,那则是一种政治返祖,连民本的观念都不如。现实中,“以人为本”具有怎样的导向和效果,那还用明说吗?如果还有争议,那就问问:这次矿难中死的都是什么人?每年矿难中死的几千人都是什么人?当然,按照人民的概念,他们都是少数,为了多数,少数的牺牲不但难免,而且必要。这就是人民理论的逻辑。

四. 事件发生后,一位省级领导大声疾呼:我们再也不要带血的鸡的屁!然而这话不现实,如同我们不要带毒的病菌,不要染毒药的韭菜,不要有性交易的歌舞厅,不要死人的战争……天下哪有那种两全齐美的好事!只要追求鸡的屁,那屁就会带血,红色鸡的屁似乎具有正当性。

五. 有人猜测,省级主要领导会被问责,因为有前例可循。说到此,人们都感叹那位运气不佳的高官:先是遇到非典被撤职,复出不久又赶上矿难遭问责。俗话说,小官靠混,中官靠拼,大官靠运。其实,这种问责没有一定之规,可问责也可不问责,关在看你在上层的关系,取决于政治需要。据说高官们有二怕,一怕身体不好,出仕途未捷身先死;二怕时运不好,因而常常求卜问卦,有些还笃信神佛大仙,例如河北那位迷信大仙的前副省长就是明证。这完全可以理解,官场如同赌场,官运如同三伏天,一片云彩一阵雨,谁也不知哪块云彩有雨,哪阵雨中有雷,只好借助超自然的力量投签问路,中国文字就是这样发明的,你到殷墟一看就全明白了。这官运不但关乎身世沉浮,还涉及七大姑八大姨,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怎么能盲人骑瞎马凭命由天呢?当然,一旦倒霉,那就认命吧。

六. 108人正合梁山好汉之数,但他们虽不是天罡星,也算是地煞星。毕竟是大型国企的职工,赔命钱自然高出许多。据说这次媒体报道很及时、公开。当然,我们在电视看到的,仍然是积极救难和领导看望伤者和安抚死者家属的画面,而没有那些哭天抢地的悲惨场面。把悲剧变成喜剧,把灾难变成政绩,这种中国政治文化由来已久。不信,你看看中国古代的文学,尤其戏剧,故事结局总是大团圆。中国不是没有悲剧,而是官方和民间都不愿正视悲剧。杯具(悲剧)也可作为洗具(喜剧),不是吗?

2009年12月12日

海伦民:醉心梦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