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伦民:醉心梦语(五十二)被占领者的苦衷

海伦民:醉心梦语(五十二)被占领者的苦衷

自占领华尔街、占领华盛顿以来,“占领xxx”已成时尚,风靡世界。开始还觉新奇,时间一久也就麻木。忽有一位在美学习的朋友来函提起此事,就有了写几句话的冲动。

一、20世纪后期全球化以来,美国以商人为骨干,以法律为武器,以金融为杠杆,以军事为后盾,基本上完成了对全球的布控。古代的罗马化,范围只及于欧洲和亚、非的部分地区,今日世界的美国化,美国几乎成了世界政府,全球问题几乎成为美国内政。这种格局只有美国精英心中有数,其他人多当局者迷。等到一觉醒来,木已成舟,那时的世界又是一番模样。此次“占领XXX”不过是这个过程的插曲,睡梦中感到憋的慌,一些人起身糊里糊涂上了次厕所。

二、华尔街的大亨感到很委屈:我们为美国辛辛苦苦打造了金融帝国,把货币虚拟化,把证券再证券化,美元生美元再生美元,比老鼠生老鼠还快,坐在华尔街,施展吸金大法,世界的财富滚滚而来,就如周身的显学流向心脏,要不怎么说是金融心脏呢。这叫道成肉身,芝麻开门,凤凰涅槃,杠上开花!千年等一回,才等来这种奇迹:在经济世界,从劳动到资本的飞跃,犹如自然世界从猿猴到人类的突变!资本,资本,还是资本,只要略去“主义”,正如,马克,马克,只要不“思”。然而,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两房危机,不过小小趔趄,目前不景气,不过繁荣的间歇。你们这些丐帮,粥稍稀些,就乱舞打狗棒,实在不识大体,不懂大局。我们这些猫头鹰,黑夜里为你们四处捉鼠,碰倒几颗秧苗,你们就叫嚷不停。当心你们的打狗棒打没了热狗,在街角喝西北风。

三、华盛顿的政要也颇有苦衷:谁不知道自由放任市场的弊端,谁不懂得杀贫济富的恶果,谁不想遏制金融大亨的贪婪,谁不明白大家共同富裕的益处……然而,为了发挥强者的优势,就必须放任竞争;为了强化华尔街的吸金能量,就必须对这些金融专家实行低税投资,给予高额花红;为了让金融大亨完成美国征服世界的梦想,就必须容忍他们的贪婪;为了使美国具备完全控制世界的能力,就必须减轻国内福利负担,让弱势人群勒紧裤带,然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四、这样破解华尔街和华盛顿密码,有些阴谋论的味道。然而,在美国如何控制世界的大局上,各界精英会不谋而合。有时互相指责不过是高级双簧。立法在、行政和司法三权是美国的三头,国务院、五角大楼、美联储、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联合国,是美国的六臂,好莱坞和硅谷为美国编制千手观音。国内的政治通过国际机制来推动,官方战略借助民间网络来运行,是美国的成功之道。哪个头出面、哪条臂出击以及哪只手出拳,什么时候出和给多大的力,全看情势需要,其功能妙不可言。美国的缩影就是高级变形金刚:猎豹飞掠、大象拳脚、狐狸潜伏、熊猫功夫……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瞧不起谁呀?

五、“占领XXX”源于美国,其寓意大致为民间反官方、弱势反强势,少数反多数。华尔街有30万商人,占领者不过1万人。所谓1%的少数是否就掌握了真理,至少可以存疑。替代方案有限,根本解决之道是颠覆现存体制,代之以新的体制试验,但谁敢冒这种风险?过去的乌托邦都昙花一现,留下的更多是教训。缓和的改革是征收“巴菲特税”,并增加下层的收入和福利待遇,但增税可能导致商人以脚投票,把投资转到金砖国家去,后果不然自明;增加福利意味着政府借债激增,搭便车的养懒负担随之加大,欧洲几个国家的殷鉴历历在目,何敢重蹈覆辙?也许还有其他选项,但都不过是扬汤止沸之策。

六、世界千城万市“占领XXX”,都是美国“占领XXX”的翻版,这足以表明美国货多么容易全球化。相比之下,美国负面的东西比正面的东西更容易全球化,所以美国人不担心被其他国家赶超。有些国家的民众想模仿但不敢模仿,显得有些可怜。有些国家幸灾乐祸,说是美国乱了,完了。这也许高兴得太早。当然,有些国家则反其道而行之,开始占领平民窟:可怜的帕萨嘎哒。当然,美国实在管不了华尔街,可以把它当作中国的租借,由中国人来管,租金就从老美借中国的钱中慢慢扣除,一举两得。这是一国两制的新尝试,比早年中美合作所模式好多了。实际上,华街和华府由华人管,似乎名正言顺。美国当老大,中国当老二,联手治理全球,也许是不错的方案,尽管美中不足。中美合作,台湾问题也就解决了,日本、韩国和印度也不敢围堵中国了。再说,美国的白人与黑人混血,结果的黄种人,中美合作也就有了血统契合点。

七、其实,美国有能力管制全球,区区几个城市、几万人还管不了?非不能也,实不为也。除了容忍意见的历史传统,美国不同政治力量都想从中借力,民主党更想放水,就此攻击对手的精英路线,而共和党也想浑水摸鱼,把火力引向“贪婪的”商人,同时在乱局中等待民主党出漏招。美国通过搞乱自己,策动其他国家民众反抗本国政府?这种阴谋论或阳谋论未免高估了被占领者的信心,尽管其体制架构坚固,比其他国家经折腾。当然,如果真的出现这种效应,那才叫吊诡呢。

八、全世界资产阶级已经联合多年了,也该全世界无产阶级共度一次政治嘉年华。弱势群体和边缘人群在生活世界的欲求和呐喊,只要形成影响力,就会对系统产生变革的压力,至于呼声是否能够鼓开系统的“阀门”,取决于诸多因素。可能的结局是,造成一次或数次流血冲突,运动时间越长,这种可能性就越大,如同马丁•路德金那次民权运动,然后政府分别抓几个镇压者和占领者,作为替罪羊,审判一番。镇压者公开受到制裁,暗中得到优待;被逮捕的占领者得到释放,殉难者成为英雄,“占领运动”渐渐熄灭。几年之后,下层人群的境遇略有改善。随后太阳照常升起,富人还是富人,穷人还是穷人,就如星星还是那个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

九、美国面临困境,欧洲老气十足,世界后发国家,刚想用心模仿西方,榜样就显得力量不足了,这是西方有意装病,以防模仿它们出现后发优势的吊诡?还是模仿本身所具有的颠覆力量?有些国家,自己虽然缺乏原创能力,在国际上,模仿谁谁就衰落,简称为“学谁谁完”效应;在国内,只有那些已故英模才被模仿,简称“谁完学谁”效应。这是一种什么逻辑,怎样的魔力?

十、桑托斯说宇宙分叉,人类当今又来到一个转折点。是的,前现代的能量是神灵和习俗,这种能量已经耗尽,人类无法重新着魅;现代的能量是科学和理性,这种能量也接近耗尽;后现代是无能,因而无根基、无意义和五方向,人们飘浮在时尚、网络和色情的浮云中,所以神马都是浮云。我们正处在现代与后现代的转折点上,现代无法挽留,而人类对于进入后现代,颇多踌躇。前现代人类追求神性,够不着,累得慌;退而求其次,现代人追求人性,但科学和理性撑不住这种追求,因而人类朝下滑,滑入后现代,逐渐返归兽性,但有些不甘和不敢,于是焦虑、彷徨、迷惘、呻吟……换言之,求神性而抑人性,遂人性而趋兽性,任兽性而……各种主义和药方,对于人类目前的困境都无能为力,我们往哪里去?2012,一个可怕的预言,也许以一种我们意想不到的方式降临?

2011年10月29日

海伦民:醉心梦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