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象:学院的圣日——《政法笔记》增订版跋

冯象:学院的圣日——《政法笔记》增订版跋

《政法笔记》增订版

他为第七日赐福,定为圣日,因为在这一天上帝完成了创世,休息了。——《创世记》2:3

第一日,晴

一楼会议室午餐,盒饭。小魏请给“论文博士”班开一讲座,因学员都是在职干部,只能周末听课。内容可别太理论化,啊,她说。题目定为“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若干问题”,谈谈违宪审查跟新法治(又名“形式法治”)中国特色的基本矛盾。J大学冠名教授评审材料寄到。

小高电话,今晚七点半国家大剧院普契尼《托斯卡》有票,约仁卿同往。说三位主角均为意大利当红的歌剧明星,Nicola Carbone饰Tosca,布景一流云云,热情推荐。遂提前晚餐。

《政法笔记》增订版书稿。

第二日,晴

继续改书稿。下午“论文博士”班讲违宪审查,三小时。学员十来个,不甚发言,仿佛还在部里开他们的会。课间聊天,却活跃了,好几个说去过美国这儿那儿,进修或是访问。

一网友询问《约翰福音》1:1译法,说有帖子称“上帝就是那言”错了,因为“言”字带冠词(ho logos,旧译“道”),按“基础文法”该作主语,如和合本“道就是神”(译自钦定本:and the Word was God)。他自己主张语境化的理解,即设想作者是在向希腊文化背景的人宣传希伯来上帝,所以强调那神不是别个,正是希腊人的“逻各斯”(logos)。并告知“国内拜占廷学学者留学希腊多载的陈志强老师,也根据 Neophytos Bambas 翻译的现代希腊文圣经……认为旧译‘道就是神’不妥”。简复如下:

谢谢。原文交错配列(chiasmus),故这样译。参较拉丁语通行本:
In principio erat Verbum, et Verbum erat apud Deum, et Deus erat Verbum.
跟原文(及拙译)完全一致,“太初有言:那言与上帝同在,上帝就是那言”。照钦定本等现代译本作“那言是上帝”也行,但力量就弱了。译诗须兼顾原文的语气、词序和节奏。你举的理由也包含其中了。夏安

又,马丁·路德也保持了交错配列:
Im Anfang war das Wort, und das Wort war bei Gott, und Gott war das Wort.
后来的德文译本如 Elberfelder,才变为初级语法的 “und das Wort war Gott”(那言是上帝),或是受了钦定本的影响。供参考。

第三日,大热,30度

评审材料阅毕,推举了L君。评审表“学术能力资格”一栏,填“完全具备”所谓“一级(社科)核心期刊”论文之水平,但加了一条注:

此类核心期刊并不能代表中国法学最优秀的研究成果,所载法学论文,多数还上不了北大法学院学生编的《北大法律评论》(两轮审稿,双向匿名)。因此有必要补充一句:“完全具备”只是充分肯定L学术能力的意思,而非表示他的著作仅仅达到核心期刊的水准。目前用核心期刊来衡量学术成果高下的做法,乃是中国学术评价机制败坏之后一个可悲的症候。

晚七点十分工字厅开会,讨论黑石集团创办人捐款建国际硕士学院事宜。他的计划,是想在中国培养年轻一代的“全球领袖人才”,故理工课程、国人看重的院士头衔或国际大奖之类一律舍弃,以为“工科思维”非“领袖人才”所需。建制则模仿哈佛耶鲁或牛津剑桥的本科生寄宿学院,也要请Master and Tutors入居,英文授课。可是,外国的“三好生”来中国念一年硕士,读点英文资料,讨论些西方(主要是美英)视角下的中国与世界问题,不仍是“工科思维”“普世”(catholic)价值么?负笈“天朝”而不学中文,不通过一手文献了解华夏的思想文化历史制度,日后即便亨通了当个澳大利亚首相或美国财长,也算不上中国培养吧。一个曾经的(第三)世界领袖,如何吸引并影响未来的“世界领袖”?依样画葫芦,恐怕不行。

基辛格的新著《论中国》,就极重视研究对手的文化心理、军事思想和政治传统。

第四日,多云间阴

下午“法律与伦理”课,评李庄案“第二季”同重庆打黑,总结《利维坦》三、四部分,论基督教联合体(Commonwealth)及黑暗王国,或撒旦治下的现世之邦。霍布斯的名言,“闲暇乃哲学之母,而联合体(国家)则是和平与闲暇之母”,要点在“共同福祉”(common wealth)基础上的主权结构。课后,学生谈论文选题,案例的分析跟提问,渐渐能摆脱教条了。

宽宽发来关于华东师大讲座《论背叛》的报道,其实记者已告知了。

晚,如骏来,邀至“醉爱”饭店,那里有两样杭州菜尚可。旧雨重逢,谈耶鲁新事,甚欢。继续改书稿。

第五日,晴

午前D君到,挂职锻炼了一年,谈吐见识大有长进。至东门外“拾年咖啡”共进意面,味道平平,但氛围好,安静;客人一个个都粘在笔记本电脑上,可以从从容容聊天,是晨光介绍的。

“法律与伦理”课开讲马克思,由《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入手。“应当让受现实压迫的人意识到压迫,从而使现实的压迫更加沉重;应当公开耻辱,从而使耻辱更加耻辱”。对宗教与神学的批判不免如此——不免走向对法权亦即对政治的批判。反之,若是想有效回避社会批判,最大限度地消解革命的可能性,法权须上升为一套宗教信条,“一种颠倒的世界意识”;如同路德,“恢复信仰的权威,把俗人变成僧侣”。

A君下午抵京,住王府井半岛酒店。晚餐请在“全聚德”吃烤鸭,菜单与往日不同,划掉好几样。服务员说,最近政府检查食品添加剂,货源变了。之前小高提议,明天带A君仁卿逛马连道茶城。

第六日,阴

上午九点起硕士生答辩,共十二人。论文是昨天下班时分送到办公室的,倘使每本论文需四小时读完,再列出问题,十二本便应预留至少四十八小时或整整一周的工作量。如今各校的“惯例”,却是临答辩才送论文,或许有照顾考官的意思,省却教授们读论文的麻烦?快快翻阅一遍,水平参差不齐。然而也不可苛责,世风若此,人容易疏懒,随大流。其实,不妨学习美国,取消硕士论文的答辩程序,改由导师评分。干部企业家混个“论文博士”,也可以放宽条件,允许免除答辩,跟学术型博士分开档次。因为如果严格要求,恐怕半数得不及格,势必引发更大规模的难以控制的腐败。现在的制度既不公平又不经济;浪费师生的时间精力不算,还糟蹋纸张,损害环境。

四点半答辩结束。遵小高指示,乘地铁到菜市口换出租车,到她家小坐,欣赏插花、威尼斯面具、原木书架等,饮普洱茶,皆饶有情趣。但A君已返酒店,晚间会议有活动。仨人遂至珍珠店参观,原来是诸暨人开的,店主说话带着乡音,颇感亲切。随后打的往云腾饭店(云南驻京办)用餐。气锅鸡、牛肝菌、石屏豆腐、宣威火腿夹乳饼、酸角汁等,均地道,价亦廉。唯装修粗陋,全无云南山水的灵气。聊至打烊,十一点尽兴而归。

车上同的哥聊天,问:老北京有多少城门?答:皇城四门,内九外七,总数二十个。又问:多少座塔呢?答:西城五塔,东城无塔;您算算看,有几座?

第七日,晴

补读昨天答辩的学生论文(多少有点好奇),有三四本确属优秀,稍作修改即可发表。但也有十分马虎,甚至文句不通的——中小学教育出了问题。

年轻人毕竟可爱,透露一个秘密给我:昨天是订婚结婚的黄道吉日,5/20,谐音“我爱你”。结果,午后突然互联网流量倍增,飞信大塞车,有关部门着实紧张了一阵,以为发生群体事件。赶紧检查内容才松了口气,是网民选择在十三时十四分(13:14)表达爱情,互道“一生一世”。

书稿改定。文章二十五篇,只作个别文字的调整,归上编。下编《利未记》则重新对照原文逐句推敲,订正了几处译文,添了若干夹注。古以色列的圣法,不论祭礼、圣职、节期或求洁之律,抑或家庭与司法伦理,都是西方法律传统的一个源头。

无巧不成书,还有一大“秘密”上了央视晚间新闻:今天(5/21)居然是“世界末日”,美国一基督教家庭电台宣布。据说他们尊奉的是耶和华这一条谕旨(《以西结书》33:1以下):

人子啊,去告诉你的族人,说:若是我的剑指向哪一国,那国便选立一人担任守望者,要他一见圣剑降临就吹响号角,警诫百姓,那么凡听到号音而不受警诫的,圣剑来时,一律攫走,必血罪临头……

二〇一一年五月于清华园,原载《万象》12/2011

冯象:《政法笔记》(附利未记),增订版,北京大学出版社(即出)。
霍布斯:《利维坦》,黎思复、黎廷弼译,商务印书馆,1985。
基辛格:《论中国》(On China),企鹅社,2011。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