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伦民:醉心梦语(五十八)朝鲜太阳陨落时

海伦民:醉心梦语(五十八)朝鲜太阳陨落时

朝鲜领导人金正日突然逝世,21世纪的金太阳也随之陨落。这是2011年底轰动世界的一件大事,颇值得唠叨几句。

(一)据朝鲜官方报道,金正日在为人民操劳的行程中,心脏病突发,不治身亡。这至少传达两个重要信息:一是金正日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仍在劳动的旅途中,而这与他作为劳动党领袖的身份,名副其实,正如革命党人死在革命中;二是他逝世的病因,不是外界所谣传的癌症,真正的伟人秉承天命,绝不会得那种绝症,而心脏这玩意就保不准了,钟表也有停摆时,汽车也有灭火时,上帝也有打盹时。关于上帝打盹,尽管圣经没有记载,但上帝毕竟需要休息,否则,创世工作会持续下去,而不仅仅只持续六天。

(二)送葬的场面十分震撼。大雪纷飞,天地白成混沌,为逝者裹素,使生者增哀。数十万军民,40公里送行,灵车经过凯旋门、金日成广场、统一大街,沿途一片嚎啕,惊天地而泣鬼神。说北京奥运无与伦比,国人就屁颠屁颠,有些人甚至高兴得屁滚尿流。其实,那个“unexceptional”译成“无与伦比”,颇可存疑,不过是“与众不同”罢了。朝鲜的这种送葬场面,那才堪称无与伦比。这如丧考妣的情怀,本是从中国学得,父母突然撒手人寰,子女自然悲痛欲绝。很可惜,中国自己却逐渐放弃了这种传统。这种场面足使中国领袖欣羡,也更让西方政要嫉妒。三十多年前,他老人家逝世时,国人也悲伤走一回,但只是啜泣,让人真假莫辨,一如恋爱只是暗恋,使对方虚实难猜。不久,国人就开始潇洒走一回了:爹死娘嫁人,各人顾各人!

(三)据说,哭丧如欢笑一样,都有传染效应,因而葬礼常常成为一种集体行为艺术。在朝鲜,阿里郎大型表演与领袖葬礼,是红白两种行为艺术,再加上强军战略,就成为朝鲜的“三个至上”。这也是中国的传统:“国之大事,在祀与戎”也。在中国,这种传统已经有新版本,即唱红与黑也。至于日本,这种东方传统却演变为红白歌会大战。

(四)有人把朝鲜比作斯巴达,将韩国比作雅典。其实这比喻并不完全合适。在斯巴达,男孩自7岁就要进入军营,朝鲜的男孩子初中毕业才都进入军营;在雅典,裸体运动会与其民主制相映成趣,而今日韩国虽有民主制,却无裸体运动会,一个个穿着“大长襟”,只有几个女明星才敢形似全臂“维纳斯”。一个民族两国两制,导致如此之大差异,表明国民性并非铁板一块。中国百年巨变,也似乎例证了这一点:男人长辫变成短发,女人裹足(不是国足)改成天足,情歌化作颂歌,衙门改称政府。与此相应,某些称呼含义也发生巨变,在古代,没人愿做公仆,现在人人争做公仆;在古代,小姐是指上流社会的千金,时下则指“三陪”人员。因而,阿Q、阿信和阿甘之间,并无绝对分野,关键在环境。正所谓“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有个故事说,上帝在三王常委会上,摆出三张牌,让他们任选其中一张。第一张牌是“傻子之国”,命运是“诚实但单调与贫穷”;第二张牌是“骗子之国”,命运是“富裕、聪明但欺诈”;第三张牌是“疯子之国”,局面是“自由、富裕但癫狂”。据说老国王选了第一张,第二代选了第二张,第三代选了第三张。有人会问,这三张牌运,莫非隐喻前现代、现代和后现代三种社会模式?实际情形远比这要复杂。例如,朝鲜三代领导人可能就选了同一张牌。当然,任何选择都无法三全齐美,所谓鱼和熊掌不能兼得也。

(四)朝鲜的世袭制,据称是朝鲜的社会主义特色,“三代领导人”是朝鲜共和国之“共和”特色。朝鲜的另一种体制创新是“永远国家主席”制,只有第一代领导人才有这殊荣。如果考虑到朝鲜战时维稳之需,各种微词和非议,也许有饱汉不知饿汉饥之嫌。在当今世界,“金家三代”与古巴的“卡氏兄弟”,成为了社会主义阵营的两张“金卡”,原来的所谓“五朵金花”,花落谁家,只有自己心知肚明。当然,茉莉花本来就不属于五朵金花,是否革命都与此无关。

(五)平心而论,朝鲜的历史命运实在可怜。在古代,连同今日韩国在内的朝鲜半岛,生活在中国和日本的夹缝中,先是凭靠中国的大树乘凉,后又落入日本魔掌。“二战”之后,各国都纷纷独立,南北两部分却眼望别国“洞房花烛夜”,自己成为世界两大体系的“压寨夫人”,作为大国较力的战场。韩国傍上大款国,而朝鲜落入贫穷阵营,结果命运迥异,贫富差距悬殊。韩国恐惧朝鲜,如同富人害怕穷人,一半是矫情,一半是真情。朝鲜高调建成强盛大国,威胁韩美,如同夜行者高呼“我不怕鬼”,一半是恐惧,一半是以攻为守。韩国虽然在朝鲜面前炫富,但作为老美附庸的滋味,也不好受。朝鲜的“核讹诈”如同丐帮挥动的打狗棒,让人觉得不舒服。但一味谴责朝核,也不公允。大国的核武游戏玩腻了,禁绝别国制造核武,正如先发国家尽情污染环境,然后禁绝后发国家污染环境,这逻辑就是先罪不为罪,后罪才是罪。尽管先发国家信奉原罪说,却不愿为原罪负责。先发国家要真有诚意,就把所有核武彻底销毁,并金盆洗手,放弃核业,让搞原子弹的去卖茶叶蛋,让炼原子铀的去炼地沟油。实际上,朝鲜在世界中的地位,有些类似战国时的宋国。它虽然地盘不大,但位置重要,大国之间对这个地盘都不敢轻举妄动,犹如落入狼群的一只小羊,谁都想独吞,但谁敢先下口,必遭狼兄狼弟狼友的集体攻击。齐国最终还是贸然下口,吞灭了宋国,打破了均衡,遂遭秦、韩、赵、魏、燕“联合国维和大军”的讨伐,结果几遭毁灭。朝鲜就利用这种格局,绑架某些大国,同西方对抗,技法略似老鼠戏猫之类游戏,屡屡得手。伊朗也想学这技法,只是没有大国作为后盾,玩不好会被大猫一口咬死,伊拉克和利比亚就是明证。

(六)朝鲜领袖遗体保留在水晶棺中,供人们瞻仰。这也是某些国家现代的传统,需要很高的保鲜技术。古埃及法老的遗体,只能密藏于金字塔里。当然,放在水晶棺中,不但象征着公开性和透明度,还象征着领袖永远与人民在一起。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想继续带领人民进入自己的世界,尽管他现在很孤独。

(七)古希腊的政体理论与实践,主要是君主制、贵族制和民主制三种类型。通常认为,古罗马政体是这三种类型的结合,而美国政体是古罗马政体的翻版。其实,这种政体类型已经过时。由于政党政治的发展,当今世界的主要政体是君主制、党主制和民主制。党主制尤为流行,英国多数党执政的内阁制,实质是党主制;美国的两党轮替执政,也是变相的党主制,只不过加入了君主制和民主制的两种政治配料,而成为“君、党、民”三结合的政体,与古罗马的“君、贵、民”三结合颇不相同。至于一党制国家,则是党主制的典型。与此相应,传统的政治哲学,无论是韩非子的“法术势三结合说”,还是马基亚维里的“狮子-狐狸说”;无论是卢梭的主权在民说,还是孟德斯鸠的分权制衡说,全都过时,因为在他们身后,政党政治才发扬光大,渐成主流。因此,政治哲学应该与时俱进,力求创新。深入观察和分析就会发现现代三种政体之主要治式,其各含治道:君主制的治道是忽悠,党主制的治道是折腾,民主制的治道是的瑟。每种政体即便把治道用到极致,也只有一条命;同时采行三种政体,才能三种治道并用,而有三条命。当代只有美国,才有三条命,因而国运强盛,独霸世界。故国不在大小,而在命多少。朝鲜虽属小国,却拼出两条命!

2012年1月14日

海伦民:醉心梦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