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学术界到底有多腐败?”

“中国的学术界到底有多腐败?”

亦明:《中国的学术界到底有多腐败?》 [PDF];《中国学术界的问题及其出路》 [PDF]

  “中国的学术界到底有多腐败?”——对于这个问题,假如你没有读过亦明的这两篇文章的话,不要轻言自己已经知道答案了。

  我认为,这不仅是两篇耐读的“网络文章”,更是两篇精彩的知识社会学论文(尽管我并不是对作者的所有观点都同意);所有读书识字的中国人都应该读一读。

———
相关阅读:亦明剥壳——剥学术骗子的壳

4 Comments

  1. 贾道理 · 2004-9-3 Reply

    亦明先生,读了您的《中国的学术界到底有多腐败?》和《中国学术界的问题及其出路》两篇论文,从心底不由赞同您对中国学术界腐败的分析,学术腐败对中国的恶劣影响远胜于政治和其它的腐败,学术上的腐败不仅会造成中国科研水平的下降,还会造成中国今后几代人的学识和道德的下滑。学术权威们的一言一行影响国家决策(如路涌祥提出的欺骗国家领导人的所谓“知识创新工程”,就是一个十分典型的强盗骗子工程,这个工程的实施给路院长这类人带来的收入不少,腰胞就不用说了,还爬上了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的宝座,坐上这个位子的另一个原因是路摸了×一把,把老×的儿子×××提上的中国科学院的副院长,让老×体味到了家天下的感觉;本人是中国科学院一个研究所2001年毕业的博士,经历了“知识创新工程”的出笼和初步实施阶段。为了达到“知识创新工程”的要求,科学院进入“知识创新工程”的每个研究所建立了创新基地,进入创新基地的研究员是要求每年有SCI刊物上发表的文章,本人的导师是所长,SCI水平的文章是必不可少的,幸运的是本人那届毕业的博士生不要求有在SCI收录的刊物上发表的文章,否则按该所的实验室条件是难以完成这样的文章,而同学中有人居然发表了几篇SCI水平的论文,拿了2万多元的奖金,让我有些心动,由于本人的胆小,至今还没有SCI水平的文章;科学院对博士生毕业要求有SCI刊物水平的文章可害苦了学生,胆小的不能如期毕业,胆大的就修改甚至造数据搞文章,后者部分人员开始有些怕,慢慢地就胆大了,这类似于正常人变成小偷甚至强盗的过程,小偷和强盗不是天生的,如林冲变成强盗是被逼的;如今听说师弟师妹们基本上可正常毕业,不知是研究所的研究条件改善了,还是他们聪明些,内心十分希望如此,还是……..这样培养出来的博士硕士们能为祖国的发展添砖加瓦吗?依本人看,多数只能白耗纳税人的血汗钱。这些博士硕士们多数毕业后在高等院校和研究部门工作,他们在学习期间受到的熏陶多少会传染到新工作的部门。由于本人不能发表SCI刊物水平的文章和不具有灵活性,导师不喜欢我,加上本人出生于农民家庭,胆小而且也不喜中科院那种学术风气,毕业后就分到一所不知名的高校工作。让我吃惊的是,中科院的那种腐败学风在这些学校也盛行,这些学校的领导部分也是博士,有的也是从中科院毕业,受到路院长这类高官的影响,为了多出成果早出成果和出大成果,搞好光辉的政绩工程,对本校的老师,尤其是教授和博士们提出了类似于科学院的口号和指标,如果不能达标,那就囊中羞涩。);学术腐败另外还给我们的后代带来灾难性的影响,这些大小学术权威们的弟子如今遍中国,尤其是分配到高校的大小人才,他们的师风影响或多或少均会存在,本人也有这类感觉,这就是师风尤存,在新的岗位上,工作也不会踏实地干,就想怎样搞到科研项目,发表几篇上挡次的文章,最好是SCI级别(这个级别的文章每篇10000元,要是每年能搞十几篇,就不用去争科研项目了,不用去求那些学术权威们),本人搞的是实验性科学研究,没有钱就难以做实验,从哪儿来数据写文章,就是想“办法”写出了文章,也拿不出几千元的版面费,申请了几次省级和国家级的科研课题均没有得到批准,如果今后几年之内没有申请到相应科研课题,就有可能下岗去卖红薯了,如果不愿卖红薯,那就只有造文章,搞点小钱,用以养家。

    一个想造文章还不敢搞的苦人的泣诉。 

  2. fei · 2005-1-31 Reply

    很高兴看到亦明先生的两篇直中当前国内学术界要害的长文;让我遗憾的是,除了让读书人一声长叹外,没有”相关部门“,”相关领导“的重视,学术界现状是很难改变的。更让我痛心的是,这种丑恶的制定一日不改革,不知又将有多少国家资源被浪费,多少青年学子受祸害啊。

  3. flamer · 2005-2-16 Reply

    呵呵。

    不过欧美实验室数据造假也不少见,大家都有压力,都有fb。

    事物发展总要有个曲折离奇的过程,要允许科研失败,也要允许科研决策失败,很多事情非一朝一夕能改变。

  4. laoxiu · 2008-9-9 Reply

    亦明先生此文水平太高了!他(们)的前后两文,切中中国科技教育界的要害,说到我心中了。国中有人才啊!为什么亦明就不能当个科学院副院长?(因为他可能不是院士,不能当院长)科技部副部长?教育部长?乃至国务院副总理?一些人尸位素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前宣传部长陆定一说过:在位者不胜任,胜任者不在位。制度使然!
    反过来一想,假如亦明先生担任了什么领导职务,也难啊!社会病入膏肓,小修小补是不行的了,非得动大手术!整个“学术界”有几个不在混呢?如此普遍低水平,有救吗?我极度怀疑!
    一老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