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伦民:醉心梦语(十四)新医改

海伦民:醉心梦语(十四)新医改

伴随4月的和风,新医改方案吹进了千家万户。百姓可能又要高兴一回,但许多担忧如西北春天的阴霾,挥之不去。

一、在医院行政化时代,普通百姓到大医院看不上病,只能就地治疗;医疗市场化之后,他们可以到大医院就医,但看不起病,而合作医疗机制却已瘫痪。过去,作为一种替代性医疗,还有巫医神汉,纵然是忽悠,但多少可以获得心理安慰。现在,人们不信那一套,最佳选择莫过于不得病,于是强身健体运动发展成练功热。一些练功者却走火入魔,某些功夫大师的骗术相继得逞,据说信徒中不乏高官。身体不行,面对荣华富贵的日子,不能尽情享受,自然是人生的一大悲哀。难怪自古皇帝最怕死,尽管长生不老之药没有求到,但那种心境苍天可鉴。几十年来,纵然花样翻新,病症似乎越来越多,病人也有增无减,看病难的问题依然如故。

二、新医改强调医疗的公益性,这似乎给人们带来福音。但医疗事业早已成为市场的先锋队,白衣天使为超额完成创收指标而奋斗。由表及里的检查和围点打援的化验,不仅使所有现代医疗器械发挥到极致,还可避免医疗纠纷,防患于未然。至于那大处方,更是平常人士难以承受。结果是,看得起病的受不起折腾,受得起折腾的付不起费用。当然,医院自然欢迎这种医改,患者的红包照收,再从国家那里得一份大礼,岂非一举两得。国家的医改拨款纵然是疾风暴雨,但到百姓那里,有几个雨点就不错了。

三、医疗体制行政化并非没有优越性,享受程度与行政级别成正比。级别最高的有保健医生,可以享受世界最先进的医疗成果,因而万寿无疆或永远健康之类的祝福,也并非只是良好的祝愿,只是世界医学发展速度慢了些。但这毕竟是少数的一小撮,占用的医疗资源总量的比例毕竟不算大。比这差一等的是为数可观的“高干待遇”,据说他们占据的“病房”和花费的医疗费用,实在了得。我等小民无缘体验,没有无统计数字,不敢乱说,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占用了相当可观的国家医疗资源。第三等是享受公费医疗的群体,市场化以来发生了分化,报销的比例因行业或单位性质千差万别。最底层是失业或下岗的职工和没有保障的农民。他们或者没钱看不起病,或者有钱看不上病,或者既看不起并又看不上病。

四、医改方案不是说要直接发钱到底层民众手里吗?但那点小钱可以对付头疼脑热,一遇大病,连挂个专家号都不够。近日媒体报出“自助透析”者的无助和无奈,反映出芸芸大众面对疾病的不幸,与动物同类的命运似乎相差无几。

五、只要医疗是稀缺资源,就无法惠及底层众生;只要医疗保障不能覆盖底层民众,能够看得起病的就是少数;只要医疗伦理不起作用,救死扶伤不是医生的天职,意愿就会继续成为乘人之危的敛财机器。

六、医改毕竟给那些无助者带来了希望,效果欠佳或不明显,就继续改。这就像买彩票的穷人,即便屡买不中,也要继续买下去,说不定有一天真的会芝麻开门。

4月11日

海伦民:醉心梦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