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伦民:醉心梦语(十九)猪流感

海伦民:醉心梦语(十九)猪流感

经济下滑还没有见底,一场猪流感悄然而至。这正应了中国那句老话:福不双降,祸不单行。

一、禽流感虽然折腾了数年,但只在禽-人之间传播。猪流感病毒则实现了禽-猪-人的三结合,不仅穿梭于猪-人之间,还在人与人之间沟通,可以看作禽流感的升级版,正如电脑、骗术和腐败不断有升级版问世。这再次雄辩证明了,事物是普遍联系,也表明人类与禽兽之间并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因而西方人人平等远不如佛教的众生平等来得更深刻、彻底。

二、转眼间猪流感遍及多个国家,闹得人心惶惶。为此,世卫组织不得不把猪流感的警告级别提高,正如某些上级不得不把握有自己短处的下属级别提高。如果人们还不理解何为何全球化,看看猪流感谈传播速度之快和范围之广,就会豁然开朗,正如不懂权力的人们看看新闻联播,便一目了然。

三、从电视看到,一些国家的大街小巷都出涌动着“白兰地”口罩。口罩经营商由此可大赚一把,一些政府便不必担心言论自由,更省去了封口费。正所谓凡事有弊必有利。

四、伊斯兰教国家穆斯林暗自庆幸:都是你们养猪吃猪惹的祸,我们穆斯林不沾这东西,自然就没有这麻烦,还是安拉和先知穆圣有先见之明。但他们并不认为,这是猪对人类的报复,尽管猪为人而生,为人而死,为人而肥,为人而瘦,因为这种说法会引火烧身:牛羊就不会报复吗?无论如何,一些穆斯林们会反问:你们基督徒嘲笑我们的女子披戴黑色面纱,现在你们连男人不都蒙上了白色恐布吗?报应!

五、据说美国的猪流感就比墨西哥温和一些,难道这玩意也欺软怕硬,看人下菜碟?虽说人们专软的挑柿子捏,但拉登们可反其道而行之,专撞纽约的铜墙铁壁。然而,病毒毕竟身单力薄,不同于人肉炸弹。

六、中国目前没有相关病例,虽然说要严防死守,避免人流聚集,但各个城市仍然乱发旅游券。某些老外无事生非,竟说猪流感病毒产自中国。中国尽管盛产污染和腐败,但在病毒版本上还达不到制造猪流感的水平,即便存有某些“疑似”,也属假冒一类,正如上海交大的“汉芯”属于伪造。

七、既然病毒是禽-猪-人三位一体,那么让猪独领风骚,对鸟人就显得不公平。于是,欧盟率先给猪平反,决定把“猪流感”更名为“新流感”。市场猪制品如此之多,如果人们都成为“猪八戒”,那损失就惨了,对于目前的经济危机无异于雪上加霜。实际上,欧盟一体化的第一推动力正是源于经济,正如地球的第一推动力来自上帝,房地产大亨的第一推动力来自政府高官和银行高管,学者的第一推动力来自命题项目,新演员的第一推动力来自老导演,男老板后背的第一推动力来自按摩女。过不了多久,世卫组织和各国就会纷纷更名,但理由会更巧妙。除了经济的考量,病毒一旦归入“新新”一类,暂时找不到对策,也就不应责怪人类无能了。人类对于自己的过错和无奈,总得找个说法。

八、如以往疫情一样,这次疫情对感染者是灾难,但却是媒体的嘉年华。没有新闻的媒体,就如退役军人、退休干部和退出舞台的明星。因此,常人的坏消息就是媒体的好消息。这次疫情本身就比新闻还耸人听闻,只是没有媒体那样赤身裸体,连脸都蒙上,都达不到赤臂(壁)的级别。这对于喜欢热闹的广大人民群众来说,多少有些遗憾。

5月1日

海伦民:醉心梦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