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伦民:醉心梦语(二十)苏珊大婶

海伦民:醉心梦语(二十)苏珊大婶

在经济危机的风暴中,在猪流感的高潮中,在威士忌的故乡苏格兰,苏珊大婶一鸣惊人。她的臃肿身影与亮丽歌喉转瞬遍及全球,范围超过奥巴马的就职演说,速度则胜过猪流感。

一、《英国达人》选秀节目中爆出一个炸弹:语不惊人、貌不出众的苏珊一曲高歌,征服了观众、评委乃至世界听众,粉丝之多,数以亿计。这位明星中的歪瓜裂枣,虽然不是雾都孤儿,但毕竟生活在被人遗忘的悲惨世界,如泣如诉的《我曾有梦》饱含着《孤星泪》,浸满了大半生的苦辣酸甜。当评委和观众觉得这位大婶的嗓音可口而并不可乐时,全都震惊了,准备就绪的冷嘲热讽骤然变成了肃然起敬。随后世界震惊了:此音本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相比之下,那些嗲男的哼哼哼与浪女的嗡嗡嗡,更显得是末世的无聊呻吟,好像这世界上除了《我和你》,根本就没有她。

二、中国有个本山,英国涌出个苏珊。本山大叔山山翻越,慢慢热遍中国,苏珊大婶姗姗来迟,却突然红透世界;本山大叔二人转起家,苏珊大婶独唱走红。两人虽然一个是大叔,一位是大婶,且都称作shan,但我们似乎不应像某些比较文学和比较法学那样,简单类比,甚至不无牵强和不忌讨巧(无意暗讽《管锥编》)地拉郎配,尽管中国人在开玩笑时,总愿意占这类性别便宜。

三、据载,苏珊在14年前曾经登台试唱,但她成为了主持人嬉戏的体裁,也成为观众嘲笑的对象。在傲慢与偏见的故乡,有这样势利眼的主持人和残酷无情的观众,一点也不奇怪。当年那位主持人巴里摩尔,曾经在她演唱时,为了迎合观众的低俗趣味和卖弄他的下作搞笑技巧,不惜以裙后偷窥丑态来戏弄苏珊。这次看他的老脸往哪里藏,要想再躲到苏珊裙后,即使她不计前嫌,慨然惠允,那也要问问粉丝们是否答应。

四、这个世界没有神灵,没有英雄,正如没有深刻,没有崇高。于是,球星、歌星和影星便是神灵,便是英雄,世界终于没有丧失深刻和崇高。突然爆出一个歌星,那声音又如此独特,在这个靠模仿来获得意义的世界,发现一种值得模仿却又难以模仿的声音,怎能不令人兴奋?苏珊形体与声音、身世与成就反差之大,一如金融高管的年薪与下岗女工的收入,大教授的学问与小校官的权力,街角老头的驼背与舞台少女的隆胸,怎会不令世人为之一惊? 这世界除了拍案惊奇,似乎还有歌喉惊奇,否则,平庸的世界也许显得太没意思。

五、有人怀疑,苏珊的背后可能有导演暗出奇招。真实这样也无损她的纯洁和天真。人们不是需要这样的惊奇和惊喜吗?人们不是喜欢精心和美丽的包装吗?在一个疯狂的世界,谁会喜容忍纯真的人,在一个浴池中,谁想见到一个穿衣的人,在一个高官聚会中,谁会待见一个平民!

六、我要是苏珊大婶,就从此戛然而止。凭那首歌的版权也够未来生活了,避开利欲熏心的经纪人,躲开五花八门的媒体,从此让世界听同一首歌,做同一个梦,天籁只有一首,正如上帝只有一个。但是,这不也是一种操作和炒作吗!

5月2日

海伦民:醉心梦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