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伦民:醉心梦语(一)不差钱

海伦民:醉心梦语(一)不差钱

一、这个春节,生活就如时下许多影视剧和正确的废话,出奇的无聊。一年一台的“春晚”,自然不会错过。不抱希望,自然也就无所谓失望。纵然节目大都无聊,毕竟可以以毒攻毒。没想到网民事后对“春晚”非议不少,对小品《不差钱》颇多微词,并开始对老赵说三道四,其中以“巴蜀鬼才”魏明伦的“炮轰”最具杀伤力。这不禁使我一惊。作为东北那疙瘩的老乡,不免有些不平,于是就有了这些醉心梦语。无知者无畏。

二、有人说它荒诞,脱离生活。我看它虽然荒诞,却十分贴近生活。因为生活远比小品的情节更加荒诞。不信,你问问老赵。从走街串巷的梨园丐帮,到成为家喻户晓的超级明星;从缺娘少爹(注:娘死爹嫁人)的赵氏孤儿,到当下争着抢着被叫爹;从当年几乎打光棍,到今日怀中拥着梅开二度的娇妻及其一箭双雕的龙凤胎;从小时候穷得叮铛响的窘境,到今天钱多花不出去的烦恼……这一切是否都显得不可思议?然而,这就是他的生活。他用不着猛掐自己的大腿来检验真假,也用不着误以为置身梦中并连连祷告不要醒来,因为掐多了会影响健康(注:他在某小品中的腿瘸不是掐出来的而是装出来的),因为生活本身就是梦。一不留神,就成名人。

三、俗话说,一花独放不是春,万紫千红春满园。一个人生活荒诞只是荒诞的独角戏,两个人生活荒诞算是荒诞的二人转,全国人生活荒诞才是荒诞的大秧歌。纸老虎硬说是真老虎假,似乎一切反动派都是真老虎了。汶川的堰塞湖没有经过设计毕竟质量欠佳,一泄就通,而三鹿牌人工堰塞湖却牢不可破,至今还把许多小朋友堵得欲哭无泪,欲喊无力。老K们天天山珍海味,沟满壕平,翻蹄亮掌,穷孩子发烧却无钱就医,绝望中捧着鲜艳的红领巾,伴着“明天更美好”的优美旋律,决意引颈悬梁。无与伦比(注:至少是耗资)的奥运政治股正处在无与伦比的牛市巅峰,而人人看好的经济股市却一路狂跌(注:与老赵的徒弟们叫爹无关),熊得不能再熊。国库钱多得让领导们发愁,而那些干旱地区的芸芸众生几乎熬成活体木乃伊(注:说不定是对埃及木乃伊的一种创新)。高校增员,企业裁员,事业满员,机关超员,倾家荡产的莘莘学子一跨入校门,就成为了失业大军的预备役,把老爹老娘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惟一希望,提前化成了泡影。房产大亨通过垄断市场把房价翻几番,刚刚看到房价回落的一线希望,政府却用纳税人的血汗钱频频拯救房市(注:这里的“市”不应写作“事”),捍卫房价,因为那里面有鸡的屁(GDP)。尽管金融危机愈演愈烈,国企金融老总的年薪最高还可拿到280万,这叫与世界接轨,而作为名义股东的贫困农民,过年时几乎买不起几张祭祖招魂的纸钱,那不过是为了接回家鬼。还有,与某些医生把轻病患者治死不同,一些律师巧妙地成为法官的贴身三陪,正如许多经济学家是吸益鸥(CEO)的精神跟屁虫。所有这一切,表面上似乎荒诞,却都是真切的生活,那么平常。只听辘轳响,不知井在哪儿。

四、说这个小品缺乏创新,未免苛求。中国人太聪明,一向擅长感悟,而不愿追问缘由;善于乘凉,而不愿充当百年树人。理工学者稍有名气就跟实验室拜拜,文科学者稍有名气就跟书本拜拜,艺人稍有名气书就跟生活拜拜,如同小秘稍有名气就跟大款拜拜,女演员稍有名气就跟男导演拜拜。不愿吃苦,何来创新?上策是重复,中策是模仿,下策是剽窃。剽窃的风险太大,被发现的丑闻此伏彼起,据说最近又逮住一小撮;模仿的本事虽然无与伦比(注:主要体现在造假上),但合法的模仿也只能克隆出制造大国,而无法超度成创造大国。捷径是翻炒旧作的重复,许多春晚节目都走这个套路,也取得了惊人的成功。据说文化就得益于重复(注:文化的本质是熟悉),委婉的说法是“继承”或“积累”。老赵毕竟与众不同,不甘不见不散地继续卖拐卖车,或没完没了地倒腾白云黑土,使出了吃奶的劲整出个新节目,没想到大家还横挑鼻子竖挑眼。不怀孩子不知道肚子疼。

五、不是小品宣扬权力,而是国人的基因里浸透了权力。如果你们让我选出中国文化的三个关键词,那我第一会选“权力”,第二也会选“权力”,第三还会选“权力 ”。过去,权力与官府相连。官是中国社会最流行的敬词。官场内把上级称为“上官”,下级自称“下官”。一些身份本来与官场毫无关系,也要以官相称,比如顾客称作“客官”,读者称作“看官”,丈夫不论在官在民,妻妾都要称作“官人”,连放猪牧羊的穷苦孩子,也有个“倌”的头衔。多个“立人”,意思也大体相同。官者,管也,用今天的话,管就是控制、支配或影响力,而这和权力的含义暗合。有了政权就有了一切,他老人家的话不仅是经验之谈,且深得中国文化的奥义。虽然“同志”了一阵子,但不久就“书记”、“X长”起来了。换的是称呼,内涵一成不变。就如同“爱人”不等于情人,“老公”不等于太监,只是“妻子” 和“丈夫”的别名。过去,最牛的权力是政治权力。在多元化时代,政要只是名人的一种,其他名人也握有权力。既然成为名人是通向权力之路,星光大道便是未来的金光大道,昨日的白毛女也许就是今天的白娘子,今晚的不夜城便是明晨的艳阳天,而毕姥爷兜里就揣着这张流光溢彩的通行证。对一个人叫姥爷是为了换来更多外甥孙子,给一个人下跪是为了有更多人给自己磕头。那韩信当年不也受过胯下之辱吗?为了明天出人头地,暂时装孙子也值得,这叫做大丈夫能屈能伸。国人对权力爱恨交加的情结由来已久,权力的诅咒者往往就是恋权癖,没有得到权力时满口民主,一朝权在手,便怎生了得,连撒尿都洋溢着霸气,猛如驱散抗议人群的高压水枪(注:文雅的表述是“飞流直下三千尺”)。因而,几千年来,权力变来变去,但万变不离其宗,任何权力的解毒剂最终都变成了权力的春药,国民最明智的选择就是委曲求“权”。就此而言,小品可谓抓住了要害,反映了现实。豁不出孩子套不住狼。

六、小品宣扬拜金主义,这是作品受到攻击的软肋。“一个人最大的痛苦,就是人死了,钱没花完”;“一个人最大的痛苦,就是人活着,钱没了”,这两句台词如同没有经过三点式过渡,就脱得精光的名模,赤裸得过于突然。但话说回来,老赵小品的成功,除了靠他的传神表演,主要是靠密集的抖包袱和擂人的俏皮话。这两句俏皮话就很擂人,观众看的是热闹,寻求的是刺激,谁想得那么多“意义”、“价值”。事后扣上“庸俗”或“腐朽”的帽子,如同考生走出考场才想起答案。国人历来善于上纲上线,敢于充当事后诸葛亮,勇于扮演两面人。如果换成所谓的正确说法,“一个人最大的快乐,就是死后把钱留给社会”;“一个人最大的快乐,就是活着钱没了”,未免显得伪善和虚假。国人大都不信宗教,自然不会给上帝什么“特留份”。没有来世的期盼,更不会相信穷人会进天堂的补偿。生命本身充满了欲望的折磨和焦虑的困扰,已经承担了太多不可承受之重,如果加上没钱花的痛苦,那就更不堪忍受。金钱不是一切,也非一切都不是。没钱花意味着买不起房子,看不起病,孩子上不起学,一句话,自己没尊严,后代没希望。在这个分配不公的时代,要求穷人安贫乐道,也许过于残酷。面对笑贫不笑娼的时尚,要求常人后天下之乐而乐,也许过于理想化。反正饱汉不知饿汉饥,站着说话不腰疼。这种屁股蛋子贴着“艺术”的金钱裸奔,比起那些脑门子上贴着“道德”的虚伪裸聊,虽然不那么高尚,但显得更为真实。还有,许多人都忽视了让人赶快花钱的弦外之音,中国经济危机的最大问题,是钱多得花不出去和有钱死活不花。利用小说反党虽然是一大发明,但毕竟犯忌,而利用小品拉动内需则是巧妙的“暗杠”,属于小骂大帮忙一类。不然,这样的“庸俗”或“腐朽”台词早就被照本删了。低估老毕们的嗅觉和智商,正是这些论者的一大失误。别从门缝看人把人看扁了。

七、小品的另一个罪名是张扬吃喝。实际上,饮食文化是中国文化的核心,不用说“民以食为天”的大道理,谁都知道不吃活不了,没有吃的活不下去。因而,特别重视精神价值的孟子也不得不承认“食”、“色”两种天性。本来,过年就有“放开吃几天”的意思,生活好了,也不能忘了这层意思。东北人过去见面不用“你好”之类的问候,而是问“吃了没有”。这道理很简单,吃不饱怎么会“好”揑?在挨饿那年月,吃饭问题压倒一切。老赵品尝过挨饿的日子,怎么会忘本呢?随着社会进步,“食”、“色”二性有了升级版,加上了知识。因为知识就是权力,权力就是金钱,金钱至少可以解决吃饭问题,有饭吃就能生存:存在就是本质。所以必须学习知识,而学习知识就得有老师,就得尊师重教,于是万世师表蒙受的不白之冤也得到了平反。这样,“二性”的升级版就变成了人生四大真谛:zh、ch、 sh、r。与佛教的四谛苦、集、灭、道相比,不仅彰显了中国特色的“地方性知识”,而且用拼音表示便于同国际接轨,进而实现全球化。至于有人批评天文数字公款吃喝费用,那不能怪老赵的小品。公款吃喝在往年也许是恶俗,但遇到经济危机,它可能就变成了拉动内需的善举。如果老赵能够带动公款私款一起吃,就会把那天文数字的存款引出来。餐饮业一活,就会带活上游下游产业一大片,跟着国内经济就全盘活了。俗话说得好,中国文化在于ch,西方文化在于r。中国经济要摆脱这场危机,需要在ch中找答案。老美想要摆脱经济危机,得从r上狠下工夫,不然,政府拿出多少钱救市都会打水漂。老赵的小品如果真能引蛇出洞,于国于民可谓功德无量,至于是阴谋还是阳谋,大可不必计较。谁家过年不吃顿饺子!

八、对小沈阳两性人的指责,表明性别歧视的偏见还很顽固。在过去,“不男不女”那可是流氓罪呵。然而,根据两性相吸相斥原理,无论是男是女,只能讨好作为半数的异性,老赵也不例外。然而,那位装修得性别模糊的超女觉悟较早,用“砖头唱法”把两性粉丝砸得热泪盈眶,可谓出奇制胜。宪法所以最牛,就在于它既是母法又是公法,即公母同体的双性法。当过人大代表的老赵自然知晓这一点。更有启发意义的是,那位双色混血奥巴马在竞选中黑白选民通吃,超级成功近在眼前。这道理中国人早就洞悉,不就是中庸之道吗?要害是不偏不易,过犹不及,这不就是国人如醉如痴的和谐么!如果还不明白,再看看道家那个阴阳同体的原始符号阴阳鱼(注:可惜的是,没等国人醒悟,韩国人就把它印到国旗上了),就会豁然开朗。老赵是悟性极高的明白人,必然深得个中三昧。借助这个秘诀,小沈阳一炮打响,也就属于情理之中了。家雀不尿尿有个憋儿。

九、老赵是聪明人,但有些聪明来自教训。国人长期玩一种游戏,内容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虾米吃烂泥。在官场上是官大一品压死人;在两性关系上,是男尊女卑;在同辈中,是年长为大。结果是皇帝欺负大官,大官欺负小官,小官欺负百姓,健康百姓欺负残疾百姓!残疾人由于生理上的缺陷,涉及弱势中的弱势,边缘中的边缘。在弱肉强食的游戏中,他们只能垫底,动不动就被拿来说事、调侃,这类民间歇后语多得数不胜数,就是明证。老赵是民间艺术家,自然熟悉这种民间文化,模仿残疾人也就成了他搞笑的绝活。不管被耍笑的对象是什么感受,反正观众觉得好笑就行。当老赵一干人马来到美国施展这种绝技时,没想到不但没有博得笑声和掌声,竟引起了轩然大波,触动了美籍美人尤其是残疾美人的敏感区域,差点没有吃上人权官司。惹怒真洋鬼子倒也罢了,美籍滑人也跟着起哄,老赵就不理解了。说这段子,你们不也曾笑得前仰后合,把那对“凤爪”都拍肥了,怎么老美一发难你们就跟着乱咬呢!再说你们在国内连一个屁都不敢放,怎么一到国外…… (注:此处删去20个字)。过去说打倒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老赵最恨的是那些走狗。因为牠们不但跟着主子的感觉走,还到处在草坪上拉那些不耻于人类的狗屎堆。TMD,血浓于水?哼,这些假洋鬼子!好在滑稽滑人看在多年的情份上,没跟着乱掺和,要不这回夜走麦城就进退两难,几乎无家可归了。好歹这次教训算是长了记性,今后不惹这麻烦了。据说连一些相声演员也跟着长记性,不敢再拿残疾人开涮。实在没有笑料,就自贱自残自虐,或者大义灭亲,把自己的八辈祖宗都折腾出来。骂了自己,乐了他人,赚了钞票,不吃官司,可谓一举多得。黑土地的拉拉蛄拱不动黄土地。

十、谁都知道,人类经历了前现代、现代和后现代,它们分别对应于傻子时代、骗子时代和疯子时代。当代中国是三个时代齐头并进,三位一体。光傻不算特色,要傻到为骗子献祭,那才到火候;光骗也不算本事,把自己骗傻,然后骗疯,才到境界。傻子时代的核心价值是厚道,典型是雷锋,以作为革命的傻子为荣;骗子时代的核心价值是忽悠,典型是麦道夫,骗取数额之大与受骗者层次之高都无与伦比;疯子时代的核心价值是的瑟,典型是陈水扁,先的瑟成“总统”,随后的瑟成囚徒。小品是这三个时代精神的浓缩,因而长盛不衰。美国有个阿甘,日本有个阿信,中国大陆有个阿Q,台湾有个阿扁,老赵的小品是这四种元素的经典结合和成功再现。他所塑造的形象既源于他们,又高于他们,就像艺术既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领导既源于群众又高于群众,可以称之为阿P。傻子睡凉炕,全凭时气壮。

十一、60年以来,中国在艺术上大体经过了三个阶段。第一是正统化阶段,吹的是北京风,典型是京剧样板戏。第二是流氓化阶段,吹的是西北风,典型是艺谋言情片。第三是盲流化阶段,吹的是东北风,典型是本山小品。正统化艺术的基调是红色,衬有黑色,它理性高远,道德高尚,但是标准化导致了格式化和盲从化。流氓化艺术的主调是黄色,衬有红色,它是对正统化的反叛、解构和颠覆,如同欧洲的文艺复兴用纵欲来反抗正统教会的禁欲。无论是大红灯笼高高挂的红灯区,还是满城尽带黄金甲的黄天荡,无论是高粱地里“奶奶”的婚前偷情,还是小作坊内“菊豆”的婚后乱伦,都是通过对性的正名与张扬,来实现对血肉之躯的人性复归,并用做爱的叙事来消解人们对作恶时代的痛苦记忆,抹去伤痕文学的阴郁色彩。于是,雷锋塔就倒了,虽经翻修,并请回了法海,但小青和小白却一去不复返了。然而,老是红阿黄啊(注:此处与黄宏的名字无关),也让人腻烦,再红也不过是红高粱,再黄也黄不过三级片。因而,人们还是要换换口味,于是历史进入了新阶段。盲流化艺术的基调是黑色,衬有黄色,短平快的节奏契合了后现代的片段化,迎合了麦当劳化的麻辣烫时尚,满足了人们的感官刺激,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流动性情节,制造了令人扑朔迷离的景观话语,不见鬼子不拉衔的密集包袱,调节着同胞们如醉如痴的麻木和无中生有的无聊,由此成为重大节日不可或缺的可口小菜。正如大款与小秘不同,大款只是刺激而不好玩,小秘既刺激又好玩。小品与大片也不同,大片只是刺激而不好玩,小品既刺激又好玩,因而,小品终于战胜大片,正如小秘征服大款。窍门满地跑,就看找不找。

十二、有人反对老赵小品一等奖,把这个奖项空着。这么大一场春节晚会,怎么也得有个一等奖。国人拿不到诺奖,虽然面子上有些不好看,但评奖权不在我们手里,也没有办法。轮到我们有发奖权,自然不该吝啬。国人历来喜欢大团圆,要不怎么算圆满呢。要说这个节目有缺陷,为什么广大观众却如此喜欢呢?埋怨观众缺乏鉴赏力,似乎也有失公允。现场那些观众可都是各界精英,他们的热烈掌声也许是受到了某种暗示,但他们笑得几乎哭出来,总不能说是笑不由衷吧。一张白纸,画什么都行(注:徐悲鸿的《八骏图》与奥巴马的名字无关);一片空白,那是嗑瓜子的感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天机不可泄露。别拿豆包不当干粮。

十三、东北的名人虽然不多,但也有一些。名人中知名度最高的牛人(注:不一定指好人),如果不算满清皇帝,那只能有四人入围:张作霖、王洪文、李洪志和赵本山。东北“四大金刚”分别出自张、王、李、赵四大姓,是偶然还是反映了统计学的概率,实不得而知。张大帅不幸被日本人炸死了,王洪文投机政治玩火自焚,李洪志用法轮大法把自己转成了海外盲流。只有老赵幸运,红火了20多年,至今人丁兴旺人财两旺人气巨旺。不过,演员的最大悲哀不是一辈子上不了舞台,而是一辈子台上受捧而最终被轰下台,正如宫女的悲剧不在于无缘面驾,而在于年轻受宠,到人老珠黄时却被打入冷宫。老赵对这一点早就心知肚明,几度表示要金盆洗手,急流勇退,见好就收。无奈观众需要,粉丝期盼,非得让他不断发挥余热,就如老革命被期待拉革命车不松套一直拉到八宝山。聪明的老赵这次决心要把接力棒传给弟子:孩儿们,老爹把“忽悠”忽悠火了,能不能把“的瑟”的瑟红了,就看你们了。时代在向你们招手!

海伦民:醉心梦语

3 Comments

  1. machross · 2009-2-14 Reply

    高老师太有才,太有才了~~~~~~~

  2. 莘子 · 2009-2-15 Reply

    最俗气也最高贵的,是我们真实的生活…

  3. Sura · 2009-2-16 Reply

    你这里很不错,很多网站 **大/法,李*志是关键词过滤掉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