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象通讯 · MISCELLANEOUS

“法律经济学席明纳”第四期预告

主办:《法律和社会科学》 主题:中国官民纠纷解决的制度选择——公民需求的视角 主讲人:程金华(华东政法大学经济法律研究院副研究员,耶鲁大学法律科学博士生) 评论人: 汪庆华(法大法学院) 王贵松(人大法学院) 张翔(人大法学院) 侯猛(贸大法学院) 巫若枝(清华法学院) 朱桐辉(南开法学院) 艾佳慧(北大光华管理学院) 繆因知(北大法学院) 时间:2009年6月23日(周二)晚上6点30分 地点:人民大学明德法学楼730 现场有文章散发,参与讨论请提前电邮告知:lass@ideobook.com。

“法律经济学席明纳”第三期预告

主办:《法律和社会科学》 主题:沉没成本理性 主讲人:成凡(华中科技大学法学院教授) 参评人: 桑本谦(山东大学法学院) 仝宗锦(中国政法大学) 缪因知(北大法学院) 李 晟(北大法学院) 艾佳慧(北大光华管理学院) 廖志敏(北大学报) 侯 猛(贸大法学院) 朱桐辉(南开法学院) 马剑银(清华法学院) 王晴(北大法学院) 巫若枝(清华法学院) 张芝梅(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 时间:2009年6月22日晚上6:30开始 地点:北京大学法学院科研楼502 现场有文章散发,参加请电邮预约:lass@ideobook.com。

“法律经济学席明纳”第二期预告

“法律经济学席明纳”第二期预告

主办:《法律和社会科学》 主题:准入管制的负向激励——温州伪劣产品风潮成因研究 主讲人:廖志敏(北大学报,法学博士) 参评人: 梅夏英(贸大法学院) 赵 玲(贸大法学院) 兰 磊(贸大法学院) 刘 忠(中国社科院法学所) 巫若枝(清华法学院) 张芝梅(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 朱桐辉(北大法学院) 陈杭平(北大法学院) 王炳毅(北大法学院) 李 莘(贸大法学院) 王秉乾(贸大法学院) 石 伟(贸大法学院) 侯 猛(贸大法学院) 时间:2009年6月9日(周二)晚6:30–9:00 地点:北京市朝阳区惠新东街10号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诚信楼327室

苏力:让我的失败为这个民族的成功奠基

  很高兴应邀来参加第五届法理学博士论坛。宋方青老师要我致个辞,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在学术上,我比较小农意识,只关心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北大法学院,自己的学生,以及个人的科研。我不大知道其他各校的博士生都关心什么问题,甚至因为时间有限也不大关心现在中国的法理学都在讨论什么,怎么讨论。我没参加过法理学年会或诸如此类的法理学术讨论会,自我逃避,因此也就自我放逐或边缘化了。   这些话并非离题万里。因为我认为,学术研究基本上是个人的事情,是个人的智力活动。扎堆干活,干农活还可以,有人气,情绪高,但就会有搭便车的可能。而一到工厂流水线上就要有分工了;而分工说白了,就是每个人首先把自己的那块事情干好。在学术上,除了工科的大规模项目和社会科学的对策性研究或社会调查必须协调行动外,我认为,基础理论研究,无论是自然科学,社会科学还是人文学科,基本都是个人性的,冷暖自知。安于自己的本分,恪守自己的追求,因此,我认为是理论法学研究的根本特点之一。甚至,外人的批评和赞扬都是无关的。   但安分守已并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人都有关切,也必须有关切。我也有。但目光不应盯着法律理论界,盯着法学人,盯着学术的主流或支流,中心或边缘;目光应盯着社会,盯着人。但也不是抽象的社会和人,我主要关切的是今天的中国社会和普通中国人,以及与此有关的某些历史(时间)和外国(空间)。集中——但不是仅仅——关注和研究中国的问题,中国人的问题,这不是眼光狭隘,而是我们只能如此。无论我们如何关心国际,如何关心全人类,其实都注定只能从我们周围的社会,周围的人开始。哪怕是想着讨论一般的法律,普世的法律,但也只能从本地的当代的法律问题开始。“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是我历来主张的研究进路。“法律思考不很容易跨出国界”,即使你追求或自以为是在“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想想说这句话的张载;或是想想那些追求永恒不变普遍适用的自然法学者们,例如西塞罗,就可以了。他们都只属于历史,从未进入永恒。永恒的概念不过是脆弱的人类个体从水银中提练的长生不老的仙丹。

漫画家丁聪先生去世

漫画家丁聪先生去世

漫画家丁聪先生因病于今天中午在北京去世,享年93岁。 补记: 丁聪语录:“我本来画不够,总觉得要画一辈子漫画。现在是画不出,什么都不好画。画漫画有个屁用!”——《南方周末》访谈

“法律经济学席明纳”第一期预告

“法律经济学席明纳”第一期预告

主办:《法律和社会科学》 主题:关于海瑞定理I 主讲人:苏力(北大法学院) 主评人: 凌斌(北大法学院) 沈明(北师大法学院) 参评人: 艾佳慧(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博士后) 李清池(国家行政学院) 李 晟(北大法学院法理博士生) 侯 猛(贸大法学院) 强世功(北大法学院) 廖志敏(北大学报) 王 晴(北大法学院民诉博士生) 尤陈俊(北大法学院法史博士生) 张芝梅(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 时间:2009年5月25日晚上6:30—8:30 地点:北大法学院科研楼502

苏力:患难与共,血脉相溶——在“清华法学八十年”纪念大会上的致辞

苏力:患难与共,血脉相溶——在“清华法学八十年”纪念大会上的致辞

尊敬的王振民院长, 各位领导和来宾、老师们、同学们: 昨天下午5点,忙完了公务,我查看电子邮件,查看了周到的王振民院长为我准备的今天大会的致辞。稿子很好,但难免公文化,不够真切。八十年才一回,哪能就这样放过了清华法学院,岂不便宜了王振民院长?!因此,我连夜自己准备了一份致辞,代表北京大学法学院,并听命于王振民院长,未经各兄弟法学院校授权而擅自代表他们,热烈祝贺清华大学的法学教育八十年。 清华1929年就设立了法学院,先后曾有一批著名学者如张奚若、钱端升、程树德、燕树棠等在清华法学院任教,为中华民族培养和输送了许多杰出的法律和法学人才,例如著名的法学家梅汝璈、陈体强、王铁崖、端木正等。毫无疑问,清华法学院在中国现代法学教育中占有光辉的一页。因为全国高校院系调整,1952年清华中断了法学教育,直到40多年后,1995年才重建清华法律系,1999年再复建法学院。 法学教育中断40多年,我分享许多当代中国法律人的观点,这是清华的不幸,也是中国法治建设和法学教育的某种不幸。但我也认为,历史的中断,失去一段可能的辉煌,也未必是一个值得后来者太多凭吊感叹的事件。历史充满了这种诡诘莫测,不仅出现于往昔,也完全可能因种种变局而出现于未来。而且,一个法学院甚或一所大学的光荣,并不在于或主要不在于她的历史悠久。时间确实会使美酒浓郁醇厚,但时间也可能仅仅意味着年迈和败落,甚至衰亡。都说意大利波洛尼亚大学有历史上最悠久的持续的法学教育,但它在今天世界的法学研究和法学教育中算不上一个十分重要的名字,也并非一股最朝气蓬勃、鲜活生动的力量;它在当代中国的著名,也许更多因为它是时下中国法学意识形态的一个符号。 一如既往,在我看来,最重要的是当下和未来,因此最重要的事是行动和创造。事实上,对于今天参加这个大会的绝大多数人来说,历史上那个大名鼎鼎的清华法学院,是模糊的,更多是时空距离的创造;真正生动真切的其实是我们在过去14年间看到的这个新生的清华法学院。在14年里,特别是过去的10年间,在清华大学校方的全力支持下,在王叔文、王保树、王晨光、王振民——四“王”——主任/院长领导下,在全体师生的共同努力下,清华法学院已迅速崛起,成为当代中国法学教育的一座重镇,其实力无论是北大还是人大法学院都不敢小觑。张明楷、崔建远、高鸿钧、张卫平、王亚新等一批中年学者在中国法学界十分耀眼,更有一批优秀的青年学者正在迅速成长。 不仅于此。清华法学院还创造了一个,在当代中国问题多多的社会环境和教育体制下,如何新建或重建法学院的模式;而这个模式如今正在上海交大等一些著名理工科大学得到有效复制。这就是,一所著名的理工科大学,凭借其雄厚的无形资产和相对雄厚的经济资产,在短期内,从全国各地吸引一批一流学者,便可能迅速获得相当程度的成功。清华法学院是第一个成功的范例,这就是清华法学院对当代中国法学教育的一个重要贡献。 这个模式的意义其实还相当实在。除了其他必要条件外,我认为,它告诉我们的最重要一点就是,法学教育同样需要大量投入,需要有形资产,也需要无形资产,首先得有钱,然后才可能有一流的学者,一流的校舍,一流的管理。也因此,清华法学院对当代中国几乎是白手起家、“过快”发展的法学教育无论如何都是一个重要提醒:尽管法学教育主要靠讲授,无需昂贵的仪器设备,但千万不能以为办法学只要找几位教师,给几间教室就可以了。 清华法学的快速发展还对整个中国法学教育提出挑战,促使法学人反思。这个挑战并不是又多了一个强有力的竞争者;这其实应令人高兴。真正令人忐忑的是,尽管中国法学教育在过去30年里有了很大的成就,但就总体而言,水平并不高,积淀并不厚,进步还不够快,这才给清华法学院留下了可以迅速跨越的发展空间。而一旦意识到这一点,我们就更应在各自岗位上不断努力,推动中国法学教育的坚实和有效发展,特别是面对中国社会的急剧转型,特别是面对中国在世界的迅速崛起。这是中国法学教育和研究必须面对,也只能面对的第一位的重任。 过去有一句老话:“同行是冤家”。但距离清华法学院空间距离最近的北大法律人并不这么看。这固然因为,或首先因为,清华法学院与北大法学院之间的历史渊源。在民族危亡之际,北大、清华和南开曾共同组建西南联大法商学院——我们曾患难与共!新中国建立后,1949年10月华北高等教育委员会决定将清华法律系并入北大,紧接着1952年全国高校院系调整则把整个清华法学院并入了北大——我们曾血脉相溶!而过去10多年来,两院之间的师生交往,无论是正式的,还是日常的,更是家常便饭。 但更重要原因在于我们的追求。在法学教育、科研和管理等各方面的更多竞争、挑战和激励将有益于北大,有益于清华,也有益于整个中国法学教育。我们愿意并会一如既往,同包括清华法学院在内的全国其他法学院更紧密合作。这并非因为某种抽象的北大精神——兼容并包,而是因为我们的事业不可能属于任何个人、学院或大学。我们的事业是共同的;这就是中国,是中国的法治,是中华民族的正在崛起和伟大复兴。 让我们为这个伟大的事业共同努力! 谢谢大家。 2009年4月25日夜于北大法学院科研楼

CSSCI来源期刊 [2008-2009年] 528种

转载者按:528种 CSSCI 来源期刊一纸打尽,便于码字工人按图索骥。 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SSCI]选刊说明 本目录根据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指导委员会第七次会议确定的选刊的原则和方法遴选并报教育部批准确定。CSSCI来源期刊遴选的原则和方法是:根据中国社会科学研究评价中心提供的各学科期刊总被引次数、2004-2006三年他引影响因子及其加权值数据,对拟入选CSSCI来源期刊进行了定性评价,删除了属于一号多版、自然科学类以及编辑不规范等不符合CSSCI选刊标准的期刊,在考虑地区与学科合理布局的基础上遴选新年度来源期刊。本次确定528种期刊为 2008-2009年CSSCI来源期刊。各学科类按类名汉语拼音顺序排列,每类期刊按总被引次数与2004-2006三年他引影响因子的加权值高低顺序排序。 学科分类(25类) 法学 21种 高校综合性社科学报 67种 管理学 29种 环境科学 5种 教育学 37种 经济学 72种 考古学 7种 历史学 26种 马克思主义 12种 民族学 13种 人文、经济地理 7种 社会学 9种 体育学 10种 统计学 4种 图书馆、情报与文献学 20种 外国文学 6种 心理学 7种 新闻学与传播学 15种 艺术学 19种 语言学 22种 哲学 12种 政治学 39种 中国文学 15种 宗教学 4种 综合性社科期刊 50种 法学 (21种) 1 法学研究 北京市东城区沙滩北街15号(100720) (010)64035471  2 中国法学 北京市西城区兵马司胡同63号(100034) (010)66188780  3 中外法学 北京大学法学楼5218室(100871) (010)62751689  4 政法论坛 北京市海淀区西土城路25号(100088) (010)58908281  5 法商研究 武汉市洪山区政院路1号(430073) (027)88386912  6 法学 上海市万航渡路1575号(200042) (021)62071924  7 法律科学 西安市长安南路西北政法学院(710063) (029)85385160  8 法制与社会发展 长春市前进大街2699号(130012) (0431)85166050, 85168640  9 法学评论 湖北武昌珞珈山(430072) (027)68752955  10 现代法学 重庆市沙坪坝区西南政法大学(400031) (023)65382256  11 环球法律评论 北京市东城区沙滩北街15号(100720) (010)64014045  12 比较法研究 北京市海淀区西土城路25号(100088) (010)58908258  13 知识产权 北京海淀区蓟门桥西土城路6号(100088) (010)58515818, 58515666  14 法学家 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100872) (010)62511292, 82509250  15 法学论坛 济南市经十路9号(250014) (0531)82923347  16 行政法学研究 北京市海淀区长春桥路6号国家行政学院(100089) (010)68929072  17 法学杂志 北京市丰台区成寿寺四方景园1区6号楼(100078) (010)67640120 18 中国刑事法杂志 北京市石景山区鲁谷西路5号(100040) (010)68630197,68630206  19 政治与法律 上海市淮海中路622弄7号(200020) (021)53060606-2489  20 当代法学 长春市前进大街2699号(130012) (0431)5166068  21 华东政法大学学报 上海市万航渡路1575号(200042) (021)62071670

老愚:符号打架的中国

老愚:符号打架的中国

爱国、反美、抗日,这是中国人最敏感的传统点位,一点就着,可以瞬间达到刺激的高潮。 再加上反法,这个2008年以来新增的敏感点。 刺激—反应,屡试不爽的爱国营销术。聪明的国人擅长此术,老外也运用得得心应手。在国内外打爱国牌商人的联手操作下,中国人以及人民币成了十足的炮灰团。某个人想扬名立万或者想捞一把,那只脏手就会在几个敏感点上下其手,肆意揉捏。愤怒早就成了一种巨大的产业,利用愤怒牟利自古皆然。以前是政治家玩,如今商人玩得更娴熟罢了。 这一次,佳士得的爱国行销术获得了巨大成功。 几个圆明园的喷泉饰物兽首,因为和八国联军带来的耻辱联系在一起,带有创伤性的民族记忆,因为爱国者的需要就变成了“国宝”。原本一千五百美元的东西,仅仅因为带有皇权的标记,经由收藏家联手炒作,价格飙升到上亿人民币。 大清国是谁的国?值得我们这么去爱? 对待洋商设的“兽首”爱国局,不予理睬就是最好的应对。郑维在《读者》原创版四月号发表文章如是说。因为中国人不需要那些“国宝”。 可有人需要。愿意上套的可不是俗人。不妨看看那些英雄买家:澳门赌王,保利集团,古玩炒家蔡铭超。目的不外乎铜臭炫耀、爱国标榜、以及搏出位的精明算计。有形或无形的利益主宰了一场场拍卖闹剧。第十期《新民周刊》特稿称,“技术性搅局者”蔡铭超拍下兽首而不付款事先是“深思熟虑的”,而并非由于国家文物局的拒绝佳士得所拍文物通知所致。所谓技术性搅局,并不能阻止“国宝”流入他人之手,英国《泰晤士报》评论指出,“低价投标者获得拍卖物”。蔡铭超不应该不懂这一点。他的算盘打得很精明:既不花钱,又能名利双得。尽管有越来越强烈的谴责声浪,但他正在冉冉上升为民族英雄。网上调查表明,对其行为的支持是压倒性的,在他公司员工眼里“蔡总可以跟以前的霍元甲、陈真、黄飞鸿这种爱国人士相提并论”,据第十期《中国新闻周刊》报道,在他的家乡,他的族人称其是“族人的骄傲”,已经有600名宗亲签名声援他的壮举。

推荐亦明先生的博客:亦明剥壳——剥学术骗子的壳

推荐亦明先生的博客:亦明剥壳——剥学术骗子的壳

几年前我们曾转载过亦明先生的两篇评析中国学术腐败的长文章:《中国的学术界到底有多腐败?》,《中国学术界的问题及其出路》。今天上网偶然发现了亦明先生在新浪网的博客:亦明剥壳——剥学术骗子的壳,特此推荐,所有关心中国学术发展和腐败治理的朋友都应该看一看亦先生的文章。这里是该博客的文章列表。 补充:亦明剥壳新址。

4 of 12
12345678